时常抽风,永远学不会佛系看剧看书,好胡思乱想。

蜘蛛侠兄弟与土豪们的故事2(ME)

设定请走蜘蛛侠兄弟与土豪们的故事

前篇请走蜘蛛侠兄弟与土豪们的故事1(虫蝙)

本章出场:三兄弟,卷毛泰迪,神秘人

照片:二哥(Eduardo)大哥(tobey)三弟(Holland)马总




Eduardo被绑架了

(parker宅)

“我回来了!”

“你还知道回来呀。”

“come on,大哥。我一听说二哥出事了就赶回来了,他人了?”

Tobey抱着手有些焦略地答道,

“不知道,我正在值班就收到邻居给我打的电话,说ward被一群西装革履的人架上了一辆黑色劳斯莱斯,然后我就急忙赶了回来,但是人已经不在了,打电话也没人接,然后你正好打了电话来,就把你叫回来了。”

听了这话,Holland也面色凝重,

“大哥,不对呀,以二哥的身手怎么也不会这么轻易被带走呀,而且我走的时候屋子这么乱,回来还是这么乱,一点儿都没变,哦,我晚上给他留的意面倒是吃完了,可是就不能把碗洗了吗。Ok,二哥怕引起骚动没有过度反抗?但是现在都一小时过了,怎么都该打完回来了,难道对方是只蜥蜴吃蜘蛛的?。”

Tobey看着一脸认真的自家弟弟,一脸不耐烦得道,

“闭嘴Holland,他是被‘架’上车的,所以可能被下了药。而且可能带走他的人是认识的,不然他不会给陌生人近身的机会。”

“有道理,那就是说明是某个他认识的土豪干的。但是大哥,二哥还认识土豪?而且这个土豪费心花力地带走他?确定是我认识的,连自行车都不给我换一辆的二哥…”

Holland还想继续说下去,

“安静Holland!你能不纠结你二哥不给你买自行车的事儿了吗,他被人无缘无故带走了,我们连是谁,为什么都不知道!”

看见有些发火又忧心忡忡的大哥,Holland只得点点头,然后乖巧的坐在了tobey身旁。

“fine,对不起。只是我真的不怎么了解二哥的人际圈,毕竟以前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就周末有时也不怎么回来,回来也只给你聊天,就连打官司的事我和帕克阿姨,还有叔叔都是从报纸电视上才知道的,即便答应15岁送我辆自行车,结果至今未买…”

看见有点小失落的弟弟,tobey轻轻地笑了一下,说,

“好吧,等找回你二哥,我就让他给你买辆自行车。”

“真的吗,可是我们上哪儿要人,或者等二哥自己回来?”

“不等了,既然对方选择给他下药,说明知道他不想去的。而我正好想到了一个,既认识ward,又有钱,而且ward还不想见的人了。”

“谁?”

“Holland上网查查FB的CEO是不是来纽约市了,还有他住的哪儿家宾馆?”

 

(纽约丽思卡尔顿酒店)

“砰砰砰!客房服务!”

“我不需要客房服务。”

像机械般毫无音律的声音传了出来。

“砰砰砰!”

“不需要,走!”

有一点上扬调,好像有一点生气。

“砰砰砰!”

没反应。

“砰砰砰!”

“我告诉你,我会给你们老板打电话投诉,现在已经晚上11点34分客房服务早该没有了,要么是你不遵守工作手册,要么就是你领导失责,总而言之你现在是扰民行为,所以你要再不走,你会收到我律师函。”

Holland很难想象有人在10秒内说完了这一段话,没有语调变化,没有喘气。

“大哥,你确定这是我们要找的人,不是哪家AI偷跑出来了。”

“我确定,没人会发明这么毒舌气人的AI。”

“砰砰砰!”

然后Holland听到了拖鞋打在地板上由远及近的声音,还有什么的摩擦声。

“嘎吱~”

“喂!你要干什么!”

门一打开,Holland就看见了一把明晃晃的西洋剑指着自己,然后是顶着一头泰迪卷毛,充满蔑视和敌视的脸。

“你们是谁?为什么来这里?你们有30秒回答,不然我马上叫保安,或者正当防卫。”

“hold on,先不说你为什么这么暴躁,你知道拿剑指人是多么不礼貌还有危险的行为吗,一年误伤是因为…”

“还有15秒。”

“喂,你来真的呀,我们没有恶意,我们是来…”

“还有五秒。”

Holland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他还没说道重点怎么就要到了,还有这人很不友好。

“保安…”

“是你抓走了Eduardo吗?”

一头卷毛的男人,皱了皱眉毛,看着tobey眼神凌厉地问道,

“没有,你是谁?”

“我是他哥哥tobey parker,这是他弟弟Holland parker。”

“你真的没抓走他,好吧,要是这样,走吧,大哥。再见西兰花,不!再也不见。”

被称作西兰花的卷毛,挑了一下眉,一把抓住了转身的Holland,

“慢着,ward失踪多久了?报警没有?”

看着眉头微皱的卷毛,tobey沉思了两秒了严肃地说道,

“他被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劫走有3个小时了,没到48小时,不会有人管,但是自从一年多前出了车祸后,他就身体很不好,有时会间歇性昏倒,最近我又忙,所以只有他有照顾家里,照看这个高中生,同时工作。”

“well,大哥…”

Holland正想说什么,他发现卷毛已经变得快要炸毛了,于是他也沉思了两秒,认真地说道,

“对,二哥真的很不容易,工作又忙还要收拾家里,给我煮饭洗衣,还要加班挣钱给我买自行车,今天下午他还在公司晕倒了。”

说完Holland就觉得有一道冷冽的寒气袭来。

“你是高中生了吧,能不能有点担当了,别整天只会废话,他是你哥不是你家保姆。还有你,你是他哥哥就不能为他分担点吗,不过是个报社记者有多了不起,照顾弟弟不是哥哥的责任吗。”

面对来自炸毛卷毛机关枪的责备,Holland忍不住想说些什么被tobey制止住了。

“ok,你的话让我有点生气,但现在ward不知道被谁劫走了,我没心思和你争论,再见mark zuckerberg。”

说完便和Holland头也不回的走了。

 

(酒店外)

“大哥,你说那个mark会去找二哥吗?”

“当然会,而且他要找不到我们也就只能等ward自己回来了,对了这两天把他盯紧一点。”

“嗯。大哥?”

“什么?”

“你说等二哥回来让他承包一个月的家务吧,我们为找他背了多少锅呀。”

“这个建议可以考虑。”

 

(某处宅内)

一张铺着酒红丝绒的胡桃木双人床上躺着一个闭着眼乖俊的男孩,睫毛微微颤动着,耳边响起一个有些迷离而充满笑意的声音。

“bambi~快点醒来吧。” 


评论(11)
热度(93)

© 江九白不抽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