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常抽风,永远学不会佛系看剧看书,好胡思乱想。

蜘蛛侠兄弟与土豪们的故事3(ME/莱花)

设定请走:蜘蛛侠兄弟与土豪们的故事

前篇请走:蜘蛛侠兄弟与土豪们的故事2(ME)

本章出场:三兄弟,lex,马总,盖茨比,小少爷

图片:lex,mark,花朵,荷兰弟,本篇赞助商




哇哦,我看见了什么


“大哥,西兰花行动了!”

“跟上他,可能他找到你二哥的位置了。”

“可是,我就大白天穿着蜘蛛服满大街飞?而且看他的方向应该是去哥谭的,你看,高速公路上没地方给我趴呀?而且路程长,天气还热,万一半路,所以…”

“stop!你到底想干什么?”

“嘿,别激动,我就想盖茨比哥家里闲置了这么多车,我去借一辆来跟踪应该没什么吧。”

“这个?”

“come on,大哥,你总不会希望我半路被人发现引起骚动,或者半路中暑,或者看着由那个西兰花把二哥接上他的车吧。”

“ok,你可以去开一辆,但不准开最贵的,对!第二,第三贵的都不行!”

“放心吧,我一定低调做蛛,专心找人。”

说完Holland啪的一下点了“结束通话”,然后翻着跟头飞向了西郊的某个豪宅。

“tobey,和你弟的电话打完了?”

“嗯,他去你家拿车了,希望他听话开一个低调点的车。”

“哈哈,他不听话也不行呀,不是吗?”

看着驾驶座上笑得嘚瑟得可以演变相怪杰的盖茨比,又看看自己身在的新款布加迪 Chiron ,再看看身后几辆跟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警车,无奈地揉了揉眉。

 

(lex宅内)

“喂,怎么我家斑比还没醒,你们药量是不是弄错了!”

Lex看着床上睡的有点微微不安的Eduardo冲门口的保镖喊道。

“应该没有呀,您说半勺就可以迷晕一头美丽的小鹿了,所以我给这位先生用了一勺。”

听着高大个的保镖无辜的回答,lex抿紧了有些刻薄的嘴唇,笑了笑,

“你是不是傻,我说的美丽的小鹿就是他!给我滚!”

看着傻大个的保镖连滚带爬地下了楼,lex深吸一口气,俯下身轻轻地将手放在了Eduardo柔软的蜜糖棕色的头发上,喃呢道,

“bambi快快醒来吧,我被太多愚蠢的人包围了,I need U here。”

 

“砰砰砰!”

“ward!ward!”

是谁TM在喊,好像还是喊的还是我家bambi。这个想法让lex,急匆匆地下了楼。

Lex一下楼就看了身后站着两个穿深蓝西装一脸冷漠又凛冽的mark,

“well,well。不知伟大的facebookCEO来这里大声喧哗干什么。”

看着一张和自己有几分相似,但明显更欠打(马总自我认为),有着流浪歌手发型的人,尖锐地说,

“Lex Luthor,lex集团ceo的儿子,你在昨天晚上8点44分57秒在皇后区parker家,迷晕了Eduardo并带走了他。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但是如果现在你交出ward,我可以选择不报警。”

听着年轻的ceo不喘气不换调的说完了一段话,lex撅撅嘴,说道,

“首先,我不知道你哪儿来的消息,其次纯属胡扯,我并不认识什么Eduardo。所以,现在请你离开,不然我就要以污蔑罪和私闯民宅罪告你了。”

Mark翻了一个白眼,

“得了吧lex,ward早给我说过你的事,是你资助了他赞助我创立网站,而且他还告诉我你一直对他抱有不正当想法,想必他把官司打赢的钱都还给你了吧,估计就是不想和你有一点干系。”

Lex有点小小的吃惊和恼怒,但还是笑着说道,

“随你怎么说吧mark,Eduardo没在里,你说他不想有干系的是我还是你,是一个多次帮助他,关心他的人还是从来没重视过他,还背叛过他的人。”

Mark闭上眼摇摇了头道,

“lex,无论ward对我看法如何都不关你的事,告诉我他在哪里。”

见lex一脸贱笑的摇头装无辜,mark直接直接上前推到了一个大的青花瓷花瓶,

“哐呲!”

“ward!Edward!Edward parker!”

Mark大声喊着,突然他听到了,从楼上传来脚步声,抬眼就看到了,有点要倒不倒,揉着眼睛,一头乱毛,还穿着一身勃艮第酒红暗纹的丝绒睡袍,领口露出大片春光的Eduardo,懒洋洋地靠在楼梯的雕花木质栏杆上。Mark不知怎么地觉得心跳加快了,就像喝了一整件红牛有点上火?

看着楼下似笑非笑的lex,和有点皱眉的mark,Eduardo有点懵地开口道,

“lex?mark?这是哪里?我为什么在这里?”

Mark正要开口,就看见lex走向Eduardo,手像一只令人恶心的大章鱼缠上了Eduardo的腰,然后在Eduardo迷迷糊糊有点抗拒的眼神下开口了,

“bambi,这是我家,昨天晚上我用了一点不那么正当的手段把你带了回来,然后再也没干过其他事,也就为了让你睡得更舒服帮你换了一件衣服而已。至于那位ceo,我也不知道他来干什么。”

“ward,我是来接你回家的。”

Eduardo刚想从lex说些什么,听到这话皱着眉看向了mark,

“回家,和你?mark你又胡说些什么呀。”

看见lex嘲讽般地笑,mark继续翻了个白眼,然后用他觉得ward最无法抵抗的眼神看着Eduardo说道,

“我真的是来接你的,你的哥哥弟弟很担心你,他们来找了我。我知道你对我或许有抵抗情绪,但是我是真心来接你,回去的。”

看着那真诚无辜的眼神,Eduardo揉了揉太阳穴,说道,

“我只知道了,我自己会回去。现在请你离开,还有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怕忍不住想打你的冲动。还有你,lex,你要再不拿开你的爪子,我会把它拆分了还你。”

听着传入耳朵的话,mark和lex都表示,这打开方式有问题呀!

“ward,你必须和我走,lex不会让你离开的,再说你一个人回去,这么远我也不放心呀。” 

此刻mark心中还想着,Holland描述中那个生娇体弱,贤惠顾家的ward,诚恳地说道。

“bambi,mark说对了,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离开,因为我会亲自送你离开,但前提先吃晚饭。”

Lex知道,ward不会想和mark走的,而这是哥谭,他也不会想一个人出去的,毕竟他家bambi是智力派不是武力派。

听完两人的话,Eduardo内心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笑了,对就是那种傻笑jpg,接着再众人的注视下,一个翻身从二楼跳到了一楼。

看到这一幕的lex和mark,一下恍神了 ,看着大脑卡机状态的两人,Eduardo笑笑说,

“mark,你真的别把自己看得太重,我已近不在乎你了,好好去当你的CEO吧,别多管闲事。还有,lex,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需要保护,需要关爱的孩子了。再见二位。”

Ward轻松绕开保镖,打开了门。

“啊啊啊~!”

“Holland?你在这儿想吓死我呀!”

站在大门外,背着一个双肩背包的Holland不好意思地揉揉头发,有点尴尬地说道,

“接你回家。”

“哦?那才来哟,好巧呀,一开门见看见你。”

“是哦,好巧呀二哥,我也正想敲门来着。”

看着一脸尴尬,不知所措的弟弟,Eduardo,甩甩头,说道,

“算了,戏听够了,走吧。”

Eduardo正要走时,mark喊住了他,

“ward,some thing,once you are loved them,become yours forever。And if you try to let them go ,them only circle back and return to you 。”

Eduardo停了两秒,便拉着Holland走了。

而mark也恨恨地看了lex一眼离开了。所以他和他都没有听见lex的低语,

“them become part of who you are。Or they destroy you。”

 

(车内)

“你就开这个车跟踪mark来的?”

“对呀,大哥叫我选一辆低调点。”

Eduardo看了看他身处的这辆玛莎拉蒂总裁,然后一脸你逗我的表情看了看自家弟弟。

“fine,他说不准选最贵的前三,所以我就选了个第四或者第五的吧。”

Holland无辜的说道。

“开车。”

 

“Holland,停下。”

“怎么了?”

“你看桥下,一群人欺负个小孩子,没人帮忙。”

“Holland?Holland!”

Eduardo话音刚落,就看见自己弟弟嗖的一下冲了出去,他连忙紧急刹车(对他弟走时车还在惯性向前。)

 

Bruce偷偷来查关于猫头鹰法庭的事,谁知被一群混混盯上了,虽然现在的他并不弱,但是以一敌六还是吃不消,正当他陷入窘境时,发现身后攻击力一下没了。转身,便看到了躺一地的混混和正冲他傻笑的Holland。


本章,马总和lex说的英文都是摘自《kill your daring》

欢迎吐槽,欢迎入坑

评论(3)
热度(105)

© 江九白不抽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