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常抽风,永远学不会佛系看剧看书,好胡思乱想。

蜘蛛侠兄弟与土豪们5(虫蝙)

设定请走:蜘蛛侠兄弟与土豪们的故事

前篇请走:1(虫蝙)2(ME)3(ME/莱花)4(虫蝙)  

本章出场:荷兰弟,少爷,阿福,tobey,lex

他是我的

(parker家)

“Holland!出去取个快递。”

“没空。”

Tobey放下手中的炒勺,麻利地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径直穿过客厅夺去了 Holland手中的报纸。

“‘哥谭市韦恩集团慈善晚会今晚举行,韦恩集团继承人,哥谭之子Bruce wayne将出席’,原来你就看了三个小时,一篇不到100字的新闻?”

Holland看着自家大哥一副无语地表情,闷闷地说道,

“闭嘴,给我。”

“嘿,你小子都学会叫别人闭嘴了?我说就是表白失败了嘛,又不是你要被抓取做实验。”

“是吗?可是我心痛,头疼,四肢乏力,每隔两秒钟就想起他,想他叫我闭嘴的样子,想他吼我的样子,想他装作淡定但内心开心的样子。”

“ok,相信我,Holland你就是太闲了,不信你出去取个快递就好多了。”

Holland还想说什么,抬眼就看见了自家大哥一副,你不自己出去我就丢你出去的样子。便乖乖闭了嘴,摇出了门。

 

“大哥!这是什么?”

Holland说着把一个信封交个了tobey,

“‘亲爱的斑比,今晚我将参加哥谭市韦恩集团的慈善晚会,可否赏脸陪同我一路。我知道你不喜欢像个公主等王子来接,所以入场券和纽约市普拉达成衣店券都在这里了,期待在晚会上看见你。忠心于你的Lex Luthor。 ’什么鬼,上次绑架ward那家伙?”

Tobey一边正抓毛挠脑的想着这个lex和他家弟弟的关系(对,上次ward回来后就简单说了一下没多提。),完全没发现他另一个弟弟一脸,计划通的表情。

“大哥,你说二哥会去见这个绑架过他的人吗?”

“肯定不会!”

“那好,我去把这个丢了。”

“好!慢着!韦恩集团?你不会是想自己去吧?”

“well,你看二哥反正不会去,不去多浪费,还有这一张西装券,不用白不用对吧,我想二哥一定不介意的。”

看着自家小弟一脸期待兴奋地表情,tobey无奈地说道,

“好吧,去给你二哥打电话,他说行就ok。”

然后就看见自己小弟,分秒见拨通了Eduardo的电话,

“喂,二哥吗?”

“什么事,弟弟。”

“没什么,就是那个lex想邀请你去参加晚会。”

“哈?不去!不去!”

“哦,还有一张普拉达的西装券。”

“谁稀罕,不要!还有事吗。”

“没了。”

“嘟…”

Tobey刚准备说你去吧,就见十分钟前要死不活的人飞一样冲出了门。

 

(韦恩慈善晚会)

“少爷,今天晚上来的都是公司董事会成员与其他成功企业家族成员,所以。”

“闭嘴,阿福,我自有分寸,懂得如何当一个懂事年轻的富二代,不会像以前那样冒失了。”

Bruce有教养微笑的看着人群说道。

“哦,Bruce你都长这么大了。”

一个画着浓妆,身缀珠宝的中年女人笑说道。

“对呀,但是Miss 阿尔安,你还是那么漂亮。”

“哦,Bruce你变坏了,都会逗我了,上次你还在调查你父母的事了。”

“那都过去了,愿他们在天国安心,再说我已经习惯当一个年轻的亿万富豪了,原谅我的失陪了miss。”

说完,Bruce便走向了一个穿着香槟色礼服,面容妩媚又清纯的年轻女孩。

“哦,才俊总是难逃美人关,对吧?”

阿尔弗瑞德有点尴尬地笑了笑。

“赛琳娜,你又来工作了?”
“是又怎么样,小少爷,你要举报我吗?”

“well,如果你陪我跳一支舞,我就不举报你。”

赛琳娜一脸,你逗我的表情;但还是在看见小少爷一脸恳求的样子软下心了。

音乐响起,两人随着其他男女来到舞台中央,即便有些生疏但还是暧昧的随着音符和着步伐。

“Bruce,有必要挨着么紧吗?”

“…”

“Bruce,我们有必要在最中间最显眼的地方跳吗?”

“…”

“Bruce,你是哑了吗?”

“我觉得有人看着我们?”
“傻瓜,哥谭之子拉着一个女孩跳舞,还跳不好当然很多人都在看。”

Bruce不说话,但内心却想着,不!不是那种看猴子一的眼光,是那种特别的,有温度的,甚至有感情的目光。他一边维持着舞步,一边竭力寻找着,然后看到了一个背影,熟悉的背影,“Holland!”一个声音在他脑中想起。

 

Holland有点沮丧,他特别去了城中普拉达店换了身衣服;还去盖茨比哥家借了辆车;准备了一大截表白词和应对拒绝的稿子;然后却看到了心心念念的人在和别人暧昧的跳着舞,于是他看不下去了,选择了离开,而错过了他所想之人略带焦虑思恋的眼神。

 

同样糟心的还有lex,他满怀期待的写下了请帖(亲手),还体贴的选了他家bambi最喜欢的普拉达的西装店。结果他把整个宴会的人和角落都看了一遍还是没有他家bambi的影子。Lex想着不来还领了西装,穿给谁看呀。吐槽归吐槽,但他还是给西装店打了电话再确认是Eduardo parker取了西装。结果让他大吃一惊,是parker,但不是Eduardo parker,是Holland parker。这引起了lex的兴趣,于是他又马上去了前台询问了宾客名单,果不其然有Holland parker。

“bambi的弟弟,我迫不及待想见你了。”

Lex暗暗笑着喃呢道。

 

另一边,Holland沮丧地喝着提供的白兰地,辣的直皱脸,为什么不是香槟?谁叫今晚有一位美丽的年轻的女子穿了同色裙子了。

“hola,小家伙,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和烈酒,成年了吗?”

Holland看着和那朵西兰花几分神似,只是把毛拉直接长了一点,少了几分刻薄多了几分狡猾的人,眉头微皱,

“lex?”

“你认识我?”

“你绑架了我哥,我去接了他,当然认识你。”

“恩,有道理。那你来这儿干什么了,总不会来背着哥哥们喝酒吧。”

看着面前的人似笑非笑,Holland莫名心烦,但微微的醉意他只能有气无力的说,

“滚,不管你的事。”

“哇哦,你生气了,样子和你哥挺像的。来给我说说你为什么来这儿吧。”

Lex笑着笑着手就搭上了,不管Holland传来的毫无杀伤力眼刀,lex紧紧抓着他的肩膀,一边还笑得特狡猾看着Holland因为酒精而变得迷离的眼神,而从某角度看这就有点像猥琐大叔试图侵犯无知醉酒少年。好吧,不是某角度,而是某人。

“你好,Bruce wayne。”

Lex看着面前的有些攻击性的少年,伸出空闲的那只手,打趣道,
“你好,lex luthor。”

Bruce皱了皱眉看了伸到面前的手,又冷冷地瞟了眼搭在Holland身上的手,冷笑道,

“lex,你这么暧昧的搂着我朋友是什么意思。”

Lex懵了两秒,嬉笑不恭道,

“没什么,打算送他回家,我和他哥哥是好朋友,他哥叫我来带他回去。”

“是吗?阿尔弗瑞德把人扛上车,lex你可以叫他哥哥来wayne庄园接人。”

说完便转身离开,

“那个sir,请把人给我,年轻人火气旺,不然不知道一会儿在自家宴会上闹出什么乱子。”

Lex尴尬地笑了两秒,把人递给了阿尔弗瑞德,然后礼貌的微笑道,

“再见。”

(车上)
“少爷,送他回皇后区,还是Wayne庄园。”
Bruce看了一眼迷迷糊糊的人,低下身子,轻轻说道,
“皇后区?还是Wayne庄园。”
“Bruce Wayne。”
“回家,阿尔弗瑞得。”

评论(7)
热度(46)

© 江九白不抽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