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常抽风,永远学不会佛系看剧看书,好胡思乱想。

蜘蛛侠兄弟与土豪们6(虫蝙)

设定请走:蜘蛛侠兄弟与土豪们的故事

前篇请走:蜘蛛侠兄弟与土豪们5(虫蝙)

本章小清新傻白甜恋爱风,出场人物:小少爷,荷兰弟,阿福


要你睡我,还是我睡你

夏季的第一缕晨光静静地闯过了古铜色窗帘的缝隙,毫无顾忌地洒落在了木质大床上睡得嘴角带笑的人脸上,似乎是忍受不了这么直白的“眼光”,那人一脸嫌弃的睁开了眼,幽怨的看了偷跑进屋的晨光,猛地愣了两秒后,小心翼翼地转过头发现了睡在自己身旁的人。

 

Holland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美的梦,梦里Bruce和他同在一张床上,Bruce没有叫他闭嘴,也没有板着一张脸,而是有些宠溺地看着他,温柔地说,

“小parker乖,睡觉了,别闹了,好吗。”

而他好像一直在吵闹着,Bruce有点懊恼的揉了揉他的头发,然后他抓下了那只在他头上肆无忌惮的手,并且亲上了手的主人,感受着被亲吻的人微微的颤动,和嘴上的柔软。他感受到Bruce的微微抗拒,但并没有松手或者松嘴,而是强硬的将人压倒在了床被上,暧昧地在Bruce耳边说道“我爱你,二哥说爱会让人智商降低,而我觉得每次在你面前我就像个笨蛋,特傻的那种。”,然后轻轻地扯咬着那不安分的唇。

而正当他和他的Bruce难分难舍时,他觉得有一双敌意而鄙视的眼光盯上了他,然后他就非常不爽的醒了,然后突然惊喜的意识到了什么,在看见身旁睡得毫无防备的人后。

 

Bruce很不高兴,为什么?因为昨晚好不容易把那头荷兰猪哄上床盖好被子,而等他洗了个澡后,他发现原本应该在客房呼呼大睡的人却大字躺在他的床上,他推也推不动,叫又叫不醒,把他踹下床又于心不忍,于是只好瓜兮兮地睡在自家床的一个空角上。最让人无语的事,他正要睡着时感觉自己被一只蠢兮兮地雪橇犬紧紧抱住了,为什么是雪橇犬?因为那异于常人的高体温和莫名其妙肩头的潮湿感。几番挣扎无果后,他才皱着眉睡去。

梦中他觉得自己仿佛成了一个超级英雄,普通人敬畏他,恶棍们畏惧他,他是黑夜的骑士,将这座污浊不堪的城市一厘米一厘米的洗净。而正当他与几个暴徒搏斗时,他觉得有一个眼光在盯着自己,像盯着口中的猎物一般,他被这种想法迟疑了一秒,然后被暴徒一个直拳打醒了。而他一睁眼便看到了梦中的那个眼光。

“看什么呀!”

“早上好,Bruce。”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看着才睡醒的Bruce微皱的眉头和略带小埋怨的眼神,微微开阖的粉唇,Holland抑制住想亲吻面前人的冲动,扬起嘴角说道,

“看你呀,你知道你睡觉的样子多可爱吗。”

Bruce迷糊地翻个白眼又去看了一眼闹钟,AM 5:45,心里想着,天啊,这家伙还能不能让人睡个觉了。

Holland无辜地摊摊手,有些神秘的傻笑道,

“为什么我会在你床上呀,昨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Bruce刚从迷糊中清醒过来就听见了这句话,他朝Holland扬起一个害羞的笑容,

“你觉得了?”

Bruce正在心中打着草稿,准备一会儿给Holland狠狠地怼回去,谁知被他的笑迷昏的人,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就亲了过来,“好热”这是在他大脑当机前闪过的两个大字。

Holland顾不得以前大哥说“刷牙前亲吻,讨打”的话了,他在看见Bruce冲他含羞一笑时,就控制不住吻了上去,他有些笨拙的轻轻扯咬的Bruce的唇,试图用舌头侵占对方口内的每一寸领地,他乐此不疲的加深着这个吻。

Bruce有点懵,他以前就觉得这人有点二,现在发现这个人还特流氓,他试图推开压在他身上的荷兰猪,但随着吻的深入,他觉得有些乏力了,还有点微妙的感觉,希望,再久一点,再深一点。正当他觉得自己要缴械投降时,

“嗷!你咬疼我了。”

Bruce被嘴角传来的疼痛一下拉回了理智,一直把推开了Holland。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要不然我帮你吹吹?或者你想咬回来也行,来来来,随便咬。”

说完,Holland就嘟起了红润的嘴唇,一副死不要脸求吻的样子,然后成功得到了来自Bruce的一个枕头。

“闭嘴!我们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在宴会上把你从一个叫lex的手上救了下来,然后你本来是睡在隔壁的,谁知道你半夜发什么神经躺倒了我的床上,踢都踢不动。”

Holland努力在大脑中认真回放昨晚的场景,他记得那个变态lex好像要带走他的样子,然后Bruce英雄救美?好像,没毛病。然后他就从隔壁跃到了这里,不对,这里一定少了点什么。

“ok,即便这样,也算你睡了我,你要负责。”

看着Holland一脸正经说着死不要脸的话,Bruce也懒得回他了。

见Bruce一脸,你慢慢做梦的表情,Bruce沮丧地转了转眼珠,

“你是不是因为喜欢,那个女孩?”

“什么女孩?”

“就宴会上,那个和你跳舞,身材好又漂亮的。”

“是又怎么样。”

看见Bruce一脸平静地陈述,Holland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错了。

“哦,那真的对不起了,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这样对你,嗯?耍流氓的,祝你和她幸福,她的确不错,一看就是学校里万人追,又漂亮又有钱那种,就是那种我这种屌丝追不到的小公主,你还挺不错嘛,anyway,你开心就好,我,对不起…”

看见失落得像被主人抛弃的二哈的Holland,Bruce觉得又好笑又心疼,他昨晚看见Holland来宴会时,有点开心,因为知道他为自己而来;而他差点被拐走时,紧张又生气,明明没成年还喝醉酒故意气自己的吗;而昨晚哄他睡觉时,面对他突如其来的亲吻与表白,欣喜而又纠结。

“那不是什么小公主,是个身手敏捷的飞贼;也不是我的女朋友,仅仅是我为数不多朋友而已。”

Holland可怜巴巴地望着Bruce,

“真的吗?那刚刚你是在逗我吗?”

Bruce自己也不确定了,如果不是这个傻瓜惨兮兮地语无伦次,而非转身就走的话,他一定不会说后面这段话。

看见Bruce一时的沉默,Holland小小地“哼”了一声,就扑向前了,对,他再次吻上了Bruce,全力夺取着对方每一毫米的堡垒,感受着对方每一丝混乱的气息,在对方觉得要窒息的时候退出了这次掠夺,转而吻上了对方的耳坠,然后低低地喃呢道,

“再说一次,你睡了我,你要负责。”

感受着怀中人的挣扎,

“别动!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只好把你睡了,然后为你负责。”

Bruce听着耳根一红,而Holland也没放过这个变化,他鬼使神差地含住了那发烫的耳坠,在他的第六感告诉他危险后,他一下跳下了床,然后成功地避开了Bruce的膝盖狠击。还好躲开了,不然这会毁了以后他们的夜间(白天)活动的,Holland内心暗暗庆幸到。

“Holland parker!你耍流氓你还有理了。”

“well,我就当你同意啦!”

看着笑得一脸人畜无害的脸,Bruce感觉自己的怒气像打在了一团棉花糖上,

“我说不行,你听吗。”

“不会。”

 

(餐桌上)

阿尔弗瑞德觉得今早气氛有些微妙,自己少爷有点耍小性子的低头吃饭,而Mr.parker一直偷笑着看着脸越吃越低的小少爷,

“master B,你脸再低这个碗也装不下;还有Mr.parker,你再傻笑就需要一张口水巾了。”

被点名的两人,一个缓缓抬起头然后毫无威慑力的瞪了一眼对面的人,而另一个人则尴尬的放下了汤勺,一心一意地看着对面瞪他的人。

阿尔弗瑞德装作什么也没看到的样子,问道,

“Mr. parker,一会儿吃了饭,需要我送你回家吗,你哥哥们昨晚就打电话来问人了。”

“这样呀,那我先回去一趟,然后再回来好吗?”

“你要走就走,别看我呀。”

Bruce被Holland看着十分别扭地说道。

“那好,阿福,一会儿送我去韦恩大厦就行,我的车在那儿。对了!Bruce,要不然你和我一起去我家玩玩吧,或者去盖茨比哥的庄园,他家就相当于我的第三个家。”

Bruce一挑眉,

“你还有几个家,那第二个呢?”

“当然是wayne庄园。”

Bruce眨巴眨巴眼睛,说道。

阿尔弗瑞德看着自家少爷一副又鄙视又偷笑的样子,礼貌地说道,

“master B,弗兰克马上就要来了;Mr.parker你吃完了,我就送你离开。”

管家话音刚落,Holland就立马来到Bruce身边,来了一个和着咖啡,小麦和花生酱味道的早餐吻,然后留下尴尬的主仆二人一碰一跳地出了餐厅。

“well,master B,不知道你们好久感情这么好了。”

看见阿福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Bruce强装镇定地说道,

“现在你知道了。”


评论(3)
热度(35)

© 江九白不抽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