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常抽风,永远学不会佛系看剧看书,好胡思乱想。

蜘蛛侠兄弟和土豪们7(ME)

设定请走:蜘蛛侠兄弟与土豪们的故事

前文请走::1(虫蝙)2(ME)3(ME/莱花)4(虫蝙)   6(虫蝙)



He needs U


(纽约丽思卡尔顿酒店)

“mark?mark!mark!!”

“Chris!mark晕过去了。”

“Dustin,mark只是高度工作两天后睡过去了,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Dustin看着倒在电脑前的人和电脑旁那一堆的外卖餐盒与红牛,无奈地摇摇头,

“Chris,如果mark出什么事,有大麻烦的就是你了,所以别这么无所谓。”

“可是如果mark要把红牛当水喝;把工作当空气,一刻也离不开。那我或者你又阻止得了?”

“也是,认识mark这么久了,除了Eduardo制得住他,真的谁拿他也没办法。”

“行了Dustin,别想这些没用的了。”

Dustin敷衍地点了点头,因为此刻心里搞滕起了一个想法。

 

(parker家)

“也就是说,你和那个小少爷在一起了哟。”

餐桌上,听Holland绘声绘色手舞足蹈地讲完他昨晚和今早的战绩,Eduardo打趣地问着。

“什么小少爷呀,他叫Bruce wayne,别说得我跟诱拐富人小孩一样。”

Tobey一挑眉,

“难道不是吗?”

“哦,我要是的话,那你不是被富二代包养的小白脸。”

“你小子,越来越无法无天。”

Tobey地筷子降落到离Holland头20厘米的地方时,门铃响了。

“大哥,快去开门呀。”

在自家二弟充满亲昵的小鹿眼睛地注视呀,tobey无奈地放下筷子走向了玄关。

“小弟呀,你别这样猖狂,小心你大哥告状,你再也不要想去盖茨比家拿车玩。”

Eduardo笑嘻嘻地压着嗓子说道。

Holland一脸有道理地点了点头。

 

“Eduardo!找你的。”

“谁呀?”

Eduardo说着来到玄关。

“Dustin?”

Eduardo愣了两秒,说道,

“有什么事吗?”

Dustin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没事儿,只是最近在这附近工作,顺路过来看看你。”

一旁无话的Tobey一下反应过来了,说道,

“原来是ward的朋友,进屋坐会儿呀。”

提到“朋友”的时候,Dustin偷偷地看了看Eduardo的反应,发现对方并没什么特别反应后,舒心地吐了一口气,说了一声,

“打扰了。”便跟着tobey进了屋。

其实这也不能怪Dustin草木皆非,毕竟作为一场背叛的旁观者他也不是无辜的,虽然后来他多次和Eduardo邮件来往,道了歉也被原谅了,但是感觉什么却不一样了,而后来两人再也没见过面,所以这是近5年,两人第一次见面。

“吃饭了吗?我们点的中餐馆外卖,一起来吃吧。?”

Eduardo日常地语气,让Dustin有一种回到大学寝室的感觉。

“当然。”

 

餐桌上,Eduardo和Dustin聊着看似老友叙旧的聊着大学里事,但任何亲历者就知道,这里面两人都小心翼翼地避开了所有有关mark的事。Holland听着听着突然问了一句,

“那Dustin哥,你现在在哪儿工作了?”

问完Holland就觉得好像问错了,因为他在自己二哥脸上看到了沉默,而大哥和Dustin脸上看见了大写的尴尬。

“Facebook,我是CTO(首席技术官)。”

Holland装作很敬佩地说道,

“哇,很酷哦。我吃完了,先回房了,你们慢慢聊。”

说完便一溜烟地走了。

“我想你们也吃完了,你们去沙发上坐一会儿吧,我去洗碗。”

Eduardo点了点头转身去了客厅。

 

两人又在沙发上无关痛痒地聊了聊近况,最后Eduardo打趣地说道,

“Dustin我看挺晚的了,你要没什么事我就不留你了,毕竟你要半路遇到一个劫匪什么的,我可招架不住。”

Dustin想了想道,

“ward,你能回来吗?”

Eduardo的表情僵了两秒,继续打趣道,

“你是CTO不是CEO,怎么看那个E很顺眼,有想法呀。”

“ward,是我唐突了,但是你能去看看mark吗?”

“嗯,我要想看他,电视电脑上一抓一大把。”

“ward,mark最近又抽疯了,你知道他抽起来是什么样,上次连续工作56小时,结果送了急诊室,昨天他又因为46小时超负荷晕倒了,现在还在宾馆睡着。”

“他怎么样不是我关心的,而且要找医生也好,要找营养师也行,总之找我有什么用。”

“ward,你知道mark以前就只有你能制止住,其他人只能任他摆布。”

Eduardo笑了,充满嘲讽地笑了,

“有可能,所以他背弃了我,让自己所向无敌了,而事实是他现在的确是所向披靡了。”

“ward!你去看一次mark吧,就当帮我和Chris的忙吧,你知道如果mark再送一次急诊室,我们俩就会被各种烂事逼近精神病院了。”

Eduardo看着有些着急而沮丧拉耸了眼的Dustin,心不由地软了些,毕竟在大学他是先认识的Dustin,这一直是个很暖很软的技术宅和mark那种geek完全不一样。,于是Eduardo笑道,

“好吧,就一次,如果吵起来了别怪我,而且Dustin以后别再撒娇了。”

 

(纽约丽思卡尔顿酒店)

“砰砰砰!”

Mark刚点完外卖,就听到门响了,边想着怎么这么迅速边去开了门。

“Dustin?”

看着顶着一头杂乱卷毛,裸着上身的mark,Dustin表情复杂地往旁边走了一步,露出了身后的Eduardo。

“Hi,mark。”

“ward。”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你怎么过来了?”

mark充满高傲而刻薄的语气,让Eduardo莫名有些上火,

“Dustin怕一个人收尸抬不动。”

Mark恶狠狠地瞥了Dustin一眼,道,

“我很好。而且如果我突然挂掉,酒店会有专门人士进行善后,不用担心。”

“ok,那Dustin我先回去了。”

“慢着,来都来了,进来坐坐吧。”

Mark用少了几分刻薄多了几分乞求的语气说道。

“对,Eduardo,进来休息一下吧。”

Dustin马上更腔附和道,

“好吧。”

 

待Eduardo把房间打量了一番,才发现Dustin没有进来,只有他和mark,这让他心跳莫名加快了一丢丢。

“Dustin了?”

“哦,回去工作了。”

“这么晚了。”

“更晚我都有工作过,不是吗。”

Eduardo无奈地点点头,道,

“那你慢慢工作,我先回去了。”

说完准备起身离开,但mark一把抓住了他,

“ward,回来吧。”

Eduardo有些轻浮地笑了笑,说道,

“你们的HR集体辞职了吗,轮到cto和ceo来招人。”

Mark差异了一秒,说道,

“what?我暂时没有想到该把你安在FB什么位置,我们不缺人,well,或许差几只猴子。”

“ok,那我不懂你了,再见。”

“慢着,回来吧,回到我身边,我需要你。”

“不,上次你的‘I need U’让我记忆尤深,谢谢。”

Eduardo挣开mark抓住的手,往门走去。

“ward,我错了,对不起。”

“不,mark,你做的是对的事,只是我太傻而以。”

“no,ward。你只是太需要我的注意力了,而现在我需要你的注意力了。”

Eduardo转过身,低下头,眼中是温柔又是忧伤,苦笑道,

“mark,我爱过你。而且天真的觉得,只要你有我在乎你的一半在乎我,就行了。可是我变得贪婪,想要的不止一半,但那你是能给我极值了,于是事情开始变得不受控制,变得丑陋。你不需要我的注意力,因为我早就全部给了你。”

看着Eduardo拧开门,走出门,关上门;听着他走到电梯口,按了电梯按钮,进了电梯门。

mark什么都没有说,因为他那天才的大脑回放着曾经Eduardo看向他的每一个眼神,在他耳边说过的每一句话,对着他做出过的每一个表情。


评论(1)
热度(55)

© 江九白不抽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