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常抽风,永远学不会佛系看剧看书,好胡思乱想。

朋友“彬诚”了解一下

昨天看完了《刀锋上的救赎》,从愤然到幽怨再到现在心头闷闷的,有些东西真是不吐不快。(以下内容内容涉及剧透!)
先贴些原文,各自感受一下(= ̄ω ̄=)

(赵第一次书中大显身手)
石瞻背后长眼一般,重心下沉、前倾,就势一记高鞭腿撩在我右肩窝处。甩棍脱手而去,可我也抄住了他的左腿,一推一拽去了他的平衡,上肩就是个背胯,像扔袋水泥一样把他扔了回来。他落地前用另外一条腿锁了我脖子,我没摆脱得了,被他的体重带倒在地。

(被赵儿死磨撒娇揪出来看案子的韩大佬)
曙光派出所门口,彬见到我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这贼厮鸟,真的是迹近无赖。”
我故意贱兮兮地朝他挤眉弄眼一番:“这是案卷,韩少过目。”

(赵儿发现韩大佬对一些事了然于胸后感叹)
彬早已了然于胸,却只是旁观不语。我绝望地看着他,仿佛看到了一个百无聊赖的孩子,举着装满人性碎片的万花筒,慵倦地冷眼下瞰,反复把玩各种简单变幻的丑陋图案。
我突然感到一种无以名状的悲伤。

(赵儿查案不顺心中窝火)
他拿过我手里的杯子抿了一口,似乎是在证明茶并不烫,然后递还给我:“没有人能逃脱惩罚,无论来自外界,抑或自己。你这又是何必了。”
我喝了一大口东西,用手背抹抹嘴:“对!天理循环,因果报应,不劳咱们费心。咱们应该好好放松一下,享受生活,喝咖啡,侃大山,打桥牌……就像许春楠死的那晚一样!”
彬在我发脾气的时候通常会选择沉默。道理我都明白,他也懒得劝。不过今天我希望他能说点儿什么,让谈话继续下去。
……
彬转身靠在窗台上,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说:“所谓蝴蝶效应,只会影响细节,无法改变历史趋势。许春楠会死。你那天晚上在打牌,她被捅了六十一刀;你在工作,她也许会被捅六十刀、五十九刀,当然,也许会被捅六百一十刀,也许被捅的不是她而是凶手选择的另一个目标……要知道,那是个连环杀手,他会去杀人,这就是趋势,你阻止不了。”
……
“无论你是谁。”彬点上烟,叹出尼古丁形状的气息,“没有什么能阻止人与人互相伤害。”
彬,我不喜欢你这个样子——理解与宽容背后的冰冷。

(韩大佬准备“工作”前)
不是错觉,他左边的眼角,不自觉地在抖动。我隐约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作为走动最频繁的朋友,我太熟悉彬了——他以前从没出现过这种无意识的表情动作。

(“工作”完成后,被韩大佬暂扶下来的赵儿)
起风了。我本能地收紧领口,挡住了四处乱蹿的雪花。彬没动,我望向他的侧影,恍惚了片刻。
因为我发觉他已不在这里。
我看到的,是站在小月河畔那个出神的彬。无论是烈日当空,还是大雨瓢泼,抑或秋风萧瑟、天寒地冻,他大概都曾一袭黑衣,如青蝉伏地般流连在河边。涓涓河水穿过伤痕累累的岁月,男孩变成了男人,却始终无法离开孤独落寞的迷宫终点。想来,彼岸回忆的风景,一定无比绚烂。
尽管不是很了解他的过去,但我此刻和他站在一起,这已足够——没有人能完美掩盖自己的情感。
彬,你也不能。
……
“哦,是么?”彬吸了口烟,抬手递到我面前,“那这么半天了,我不止一次问你要不要去看看失足坠楼的张明坤,你除了在我面前又打又骂满嘴牢骚的,好像既没打120急救,也不去查看下坠楼人的情况。我是觉得,就算他没摔死,被你这么一耗,冻也冻死了吧?”
我接烟的那只手立时僵在了半空中。
……
随后,他转身拿过我手上的烟,做沉思状地嘬了一口,抬头看了看我。
清澈无瑕的眼球,漆黑无边的瞳孔。

(赵儿险象逃生,韩大佬告诫他)
“我只知道‘好奇害死猫’。”他拨动打火机上的砂轮,把一团温暖的火光递到我面前,“问题是,你不趁九条命。”

(感慨,想起了韩大佬的话)
他是他,她是她,人的性格,左右着未来的方向。
不经意间,他们选择的,竟是无可更改的命运。
“人对命运的选择,源自根深蒂固的性格。”
同样,在那个轻描淡写的时刻,我推开了属于自己的命运之门。

(两人“反目”后的对峙)
朦胧中,我听到彬的声音飘了过来:“我说怎么突然就加岗封锁。最不想你来搅局,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
彬忧郁地低垂着双眼,轻轻摇头:“馨诚,你这么说,我很失望。”
我突然恢复了平静:“你根本不懂什么叫失望。”
……
“我拒绝,你打算射杀我么?”
彬很诧异地看着我,透着一丝含混的委屈。

(尾声)
退至路口,他扶我靠在墙边,剧烈地咳嗽起来。我才注意到他的黑色衬衫外附着一层黏稠的液体,右胸侧靠近腋窝的位置,一个明显的伤口在急速流血,浸湿了右边的裤腿。他低着头,气息短促,小腿在抖。
所有的痛感自上而下麻木了,我站直身子,无措地抓着他。彬侧脸冲巷子里的残兵眯着眼一瞥,肉蛆般缓慢蠕动的人流慌忙踩下刹车。
他继而转向我:“你还是来了……”
……
彬推开我,抬起头,说话上气不接下气,分不清是在嘲笑什么:“馨诚,我们……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我看着他,第一次读懂了这个记忆囚徒瞳孔中的镜像:那是一种徘徊在人性与兽性之间的、无可替代的悲伤。
彬缓缓抬起双臂,两肘贴在腰际,像一只因为先天残疾而放弃飞翔的雏鸟,仿佛在迎接我为他带来的结局,或是已准备好随时湮没在身后涌来的刀光与人潮里。
“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与你同行,还是送你离去。
我眯着左眼,确认目标,把扳机扣到底。

本打算就贴几句话,结果一个忍不住就放飞( 。ớ ₃ờ)ھ

从剧情看,刀锋所谓的硬汉派推理在前半段还是贯彻落实到地的,动作戏描写很干脆漂亮,而剧情节奏也张弛有度,推理也算是中规中矩,要一直坚持到底就好了。可是并没有,后半段感觉就是飘了,把一出悬疑推理写成了《战狼》或者《湄公河行动》的感觉
(´-ι_-`)  ,而这个棱磨两角的结局也让我很愤怨了,而据说指纹当时一开始想的就是“同生共死”,我也就▄█▀█●给跪了。

回到“彬诚”这对“兄弟情cp”,对,剧中多次强调一个男人可以为了爱一个女人奋不顾身,而赵儿对雪晶那是一片赤诚,所以他为了他的兄弟彬义勇就死去了ㄟ( ▔, ▔ )ㄏexcuse me?指纹这逻辑真没问题?我就不说这种一边说我爱你,一边不顾女人感情而去找兄弟的行为渣不渣(渣),单看看这对兄弟。

从上面那些片段我可以肯定,比起隔壁那队道不明说清的棒槌师徒,彬诚绝对是双箭头,出事前出事后大佬都是那个宠呦,赵儿那一口一个彬都不带害羞的,两人同抽一根烟,同和一杯水,“兄弟俩”真会玩。
要说虐,不过就是句 8年没看清透这个兄弟,但是想想隔壁那可是“15年没教下这个朋友(๑‾᷅^‾᷅๑) ”。作者似乎对于“了解与交托”这两个概念很是执着,要说彬诚也好关周也罢,这里面谁不了解谁呀,不都是因为太了解了反倒不敢去交心底吗。
韩大佬知道赵儿是个什么人,知道告诉他他会不顾一切阻止自己或者干脆替自己再背负一切,所以他不敢说,他希望他的馨诚可以继续他的普通生活。
而老关知道巡花根正苗红也绝对信任他的关老师,所以会先把他关起来再拼了命去证明他的清白,但是老关不相信他的实力(ー_ー)!!,所以他选择欺骗选择一个人只身面对黑暗。
可是正如书中所言“人对于命运的选择,源于人根深蒂固的性格”。
所以赵儿才会执着的追寻着彬,即便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了什么,或许就是为了见上一面,就是因为那个人是韩彬。
周巡也才会15年向着老关不动摇,再着知道哥俩把戏后配合他们演出,在多余我也说不出来了,因为这对特么一个棒槌一个傻(•́へ•́ ╬)

算了,“轮回往生,寂灭无常”,佛系看书。只希望白夜2,老关可以受受隔壁大佬的熏陶别再那么棒槌了。
本想好好安利一下这对cp的,现在好了,成了无厘头的吐槽大会了囧rz

评论(24)
热度(39)
  1. 袅袅烟澄江九白不抽煙 转载了此文字

© 江九白不抽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