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常抽风,永远学不会佛系看剧看书,好胡思乱想。

蜘蛛侠三兄弟的圣诞节(下)

圣诞节上部分:蜘蛛侠三兄弟的圣诞节(上)

设定请走:蜘蛛侠兄弟与土豪们的故事

前章虫蝙:当男友遇上竹马(下)

前章me:蜘蛛侠三兄弟与土豪们8(ME)

对,我回来写下了,parker家的圣诞节过的比较长从去年圣诞过到今年圣诞,这个冷cp也不知有多少人还看着,但谢谢一直关注这个tag(我把这些系列tag都改成了“蜘蛛侠兄弟与土豪们的故事”)的朋友了。这次字数较多,一边上课一边做作业一边码字搞了两天,也就难得校对了(过两天再说),圣诞节嘛,还是那句话,大家开心就好,也没啥剧情,恩,提起祝大家圣诞快乐。

时间:12月24日 晚7点

天气:大雪

地点:梅姨家

 

“盖茨比!叫你去买一瓶沙拉酱,你把整个超市货架的都拿回来了?”

托比看着饭桌上一推码得整整齐齐,高矮不一的沙拉酱有些郁闷地吼道。

一旁帮梅姨装饰圣诞树的盖茨比无奈地耸耸肩,

“托比,你又没给我说要那种,我不得都拿回来让你看吗?万一拿回来不合适,你菜没做好,还不是又赖我。”

说完盖茨比还囧着眉拉着眼角一副无辜的样子。梅姨拿起一个金色铃铛挂在了树尖,

“托比,行了别怪盖茨比,他不看你大过节一直板着张脸,想让你开心开心吗。”

“铺张浪费。”

托比喃喃道,盖茨比笑着走到托比身边,

“选好用哪罐吗,托比?”

“嗯,怎么呢?”

说完盖茨比就把桌上的高矮胖瘦往口袋里装,

“干什么?”托比一脸不解,

“拿去退呀,你选好了就行,小票我留着了。”

盖茨比说得一脸诚恳,眼看着就要拿上大衣出门。

“哎!等一下,外面下着雪怪冷的,别退了,家里的沙拉快完了正好拿几罐回去。”

盖茨比笑着又把高矮胖瘦在桌子上码得整整齐齐。

“行了,别弄了,过来把菜切了。”

“当然。”

看着盖茨比屁颠屁颠地跟着托比去了厨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Holland,咂咂嘴,

“梅姨,你看盖茨比哥这傻样,真的白瞎了亿万富翁的头衔。”

梅姨一边往玻璃上贴身雪花一边不可置信地笑笑。

 

“托比,你今天怎么一副不怎么开心的样子?”

盖茨比手里的刀正对着胡萝卜比划着,

“还不是Eduardo昨天晚上没回来,今天又联系不上。”

“他不是去找fb的暴君了吗?再说以他现在的能力也没啥好担心的。”

托比放下手里的鸡蛋,揉揉眼睛道,

“可我今天一直右眼皮再跳,总感觉会发生什么。”

盖茨比靠上前来,拿抬一只带有胡萝卜味的手轻轻覆上了托比的双眼,另一只手也温柔地环过托比的腰,

“无论发生什么有我在这,而且你和Holland都在战斗力应该不用担心,所以别想乱想,Merry Christmas,托比。”

托比轻轻扬起了嘴角,而盖茨比也毫不客气地吻了上去。

 

(纽约某星际酒店的套房内)

Eduardo有些着急地对着落衣镜整理着衣服,身后的Mark则难得的抿嘴笑着。

“你笑什么呀?”

eduardo被盯着有些发毛的问道,

“我觉得你身材真好,而且手感也好,重点是别人只知道前面一点,不知道后面一点。”

“天啊,mark,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ward,你值得赞美。”

eduardo放弃了和mark纠结,问道,

“你不说去给买手机了,我手机呢”

昨晚eduardo正和mark倒在套房内的床上准备运动一下,结果接到了一个求助电话说遇到杀人的呢,即便充满疑点,但纽约好邻居也不会见死不救,于是eduardo顶着mark对一个陌生人各种莫名其妙的诅咒跳出了酒店。结果来到了才知道,的确有人遇见行刺了,但那人是lex,他来纽约谈公事,完了回去的路上遇见了行刺的。前段时间有人卖给他一个消息说eduardo是蜘蛛侠,他想着正好验证一下。于是eduardo在成功轻松制服这些罪犯后,一个不小心就被躺在地上装伤的lex掀了盖头(头罩),后来总之就是lex想方设法要留下ed,而ed奋力跑走了,而这个过程中不小心掉了手机。回到套房后,fb的暴君不负头衔地直接把ed扑倒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大家都穷就不用看了)

mark摸出一个的手机放在床头柜上,

“电话卡补好了,以前手机电话信息全部在里面,对了你哥打了9个电话。”

“什么?天啊,你快快收拾一下呀,你不说要去梅姨家吗,都要7点了。”

mark对着落衣镜看了看,新的蓝色gap帽衫,才叫从洗衣店取来的一条褶子也没有的黑色毛呢大衣,

“很好。”

eduardo眉毛一挑,

“随你,没事就走吧。”

 

(梅姨家)

“咚咚咚”

Holland一打开门就看见他二哥和笑得让人发毛的mark,Eduardo看着Holland神色不对,一转眼就看见mark那张笑得诡异的脸,叹了口气“呱唧”一把掌呼了上去,

“mark,表情正常一点。”

一进屋,梅姨就端着一杯热可可向Eduardo迎了过来,然后笑容渐渐消失,

“ed,怎么会儿事?”

“呃,梅姨我和mark在一起了。”说完Eduardo给了mark一个眼色。

“你好,我是fb的ceo,最年轻的亿万富,福布斯……ward你这么差异的看着我干嘛?”

Eduardo苦笑了一下把mark拉到一旁,有些无语地说道,

“whats wrong with u!”

“我来之前Dustin告诉我自我介绍时要突出个人特点,才会让人印象深刻,虽然我编程很好,但在普通人眼里也只个程序员,所以剩下的就是……”

“行了,你的名字从和我打官司起就是全家通晓了,别说那些没用的。”

mark还想辩解一下,但看着ward有些焦虑的神情不觉神情一缓,

“对不起,ward。”

“梅姨,那些都过去了,二哥开心就好,大过节别板着脸嘛。”

Holland在梅姨身边有些撒娇似地说着。

“梅姨,我以前是做了对不起ward的事,也无法弥补,但从今以后我不会再欺骗ward,不会让他伤心了。”

Eduardo听着mark以最平常的语气说着,眼角却不自觉地染上了暖意。

“ed过来。”

梅姨说着把Eduardo拉过身来,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们和好了。”

“梅姨,我知道mark以前是很混蛋,但我觉得他现在变了……”

“你知道什么!”

梅姨有些愤懑地吼完,一抬眼便看见她家bambi红了眼圈,心底一软,拉过bambi的手,

“ed,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决定,而我也会尊重你的决定。”说完梅姨便进厨房帮托比炒菜了。

mark第一次犹豫了,要不要上去安慰他的ward。

“嘿!你就是那个骗下ed签下死亡合同的小子。”

盖茨比随意地瘫坐在沙发上说道。mark抬眼,没感情的盯向朝他说话的人不做回应。

Eduardo原以为梅姨会阻止他俩交往或者就默认了,他自己从没去想过是否正确的问题,他曾经把mark看得很重,然后他自己就被重伤了,因为爱过所以恨过。他那天看着躺在病床的ceo仿佛就看见了曾经躺在宿舍床上的卷毛,像是一种本能想去揉揉他的头发,认同他的想法。

“ward~”mark趁Eduardo走神时已经靠了过来,

“ward,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对于我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曾经抛下了你,最正确的是我又找到了你。”

Eduardo对上了那双只有他的眸子,笑了,暗想着“去他的正确错误,至少现在我挺高兴的,也挺喜欢的。”

一旁的Holland撇撇嘴,跟盖茨比小声说道,

“盖茨比哥,我看着这个mark情商不低呀,情话一套一套的,我大哥还给我说他是什么木鱼脑袋。”

盖茨比一脸老父亲样,说:

“Holland,恋爱中的人最喜欢干曾经自己不喜欢或者不擅长的事。”

Holland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小少爷。

 

(韦恩庄园)

“少爷,少爷~”

“阿弗瑞德,怎么呢?”

“那边的理查德夫妇向您举杯半天了,你就在这儿拿着香槟发呆。”

Bruce如梦初醒般地转身笑着向理查德夫妇走去。

“阿福,Bruce怎么了,舞会一开始感觉就心不在焉。”

赛琳娜一边皱着眉一边不停歇地吃着芝士蛋糕。

“这就是身未动,心已远。”

赛琳娜不可置信地耸耸肩,看着远处被人群围住的小少爷,明明都长得很高一头了,却看起来很单薄。

 

(梅姨家)

“梅姨~”

Eduardo推开梅姨的卧室门,

“我想好了,我喜欢和mark在一起,不会后悔。”

“想好了吗?”

梅姨背对着Eduardo在柜子里拿东西,看不见表情。

“嗯。”

话语刚落Eduardo就看见梅姨拿着一个红色的铃铛走了过来。

“ed,你们三兄弟里,你是最不让人省心的一个,你聪明善良,但是总是遇见一些怪人。这个铃铛是你小时候出门玩我套你手上的,这样我就知道你是不是跟在我身边了。现在的你有能力去面对许多事,我把这个铃铛给你,希望你在处理那些事时知道你身后还有一个成天瞎担心的人。”

Eduardo接过铃铛,一把抱住了梅姨。

“梅姨~”声音闷闷的,

“ed,我最在乎的只有你是否幸福,而这个幸福我不能帮你找,只能你去找,找到了我替你开心,没找到还有我和那两只,we always herefor u。”

Eduardo突然觉得自己好傻,像小时候放学和同学出去玩,回来晚了担心被骂,结果迎接他的不是吵骂,是一杯热可可和一份热乎乎的塔塔。

“ward,没事吧?”

mark的声音充满了担心,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他的ward红了眼眶,他想抱住他的ward而已。

“mark,对吧。你要敢欺负ed,论战斗力他还有哥哥弟弟……”

“论钱,这屋子不止你一个亿万富翁。”

盖茨比端着菜从厨房出来,笑着插过话。

“我知道了梅姨,我不会让ward和你后悔今天的决定的。”

Mark紧跟着接上了话。

 

“盖茨比,去吧火鸡端出来。”

“Holland,你哥让你把火鸡端出来。”

“那你去把红酒开了。”

“ed你哥叫你去开瓶酒。”

“mark,去开……算了还是我吧。”

“盖茨比你就知道支使我弟。”

“你还就知道支使我呢,但是我不介意。”

“……”

外面的雪染白了皇后区的屋顶、街道、灯罩,但是暖黄色灯光映照的窗玻璃把这一切隔绝了起来。

 

(韦恩庄园)

“阿福,还有多久呀?”

“master Bruce,你希望呢。”

“现在?”

“……”

“hi,Brucei,你等着去见你的小情人呀,一晚上神不守舍的,一点主人的样子都没有。”

赛琳娜毫不留情地吐槽道,一旁的阿福瑞德认同地点点头。Bruce虚心地撇过头,一看表,10点。

“阿福,我真的不能现在走?”

“你的圣诞布丁不吃了,你可是主人不招呼一下客人?”

“那个,阿福布丁我可以替Bruce吃。”

“赛琳娜,我布丁你都吃了,就顺带当个女主人招呼一下吧,我先走了。”

看着Bruce彬彬有礼地快步走向大门,赛琳娜翻了个白眼道,

“我倒想,你家那位不追过来烦死我,你说是吧阿福。”

一旁的阿福瑞德无奈地摊摊手。

 

(梅姨家)

“Holland,你说你有个朋友要来,我们饭都吃完了,你朋友还没来呀。”

“梅姨,他家里今晚也比较忙,但我相信他会来的,我们先来看看电视吧。”

说着主动收起了饭桌,盖茨比拦过托比说道,

“你看Holland的,表面上一副心如止水的样子,内底里估计早已心潮腾涌了。”

“哐唧!”

“怎么了Holland?”

“没事~梅姨,我不小心手滑,落了一个盘子。”

洗完碗出来的Holland在小沙发坐下,扯过一个抱枕圈在怀里,问道,

“节目进行到哪了呀?”

梅姨递过一杯果汁道,

“刚刚进入下半场,a team的已经表演完了。”

“果汁不错。”

“你盖茨比哥带过来的。”

“梅姨,你……”

“停,阿黛尔上场了。”

Holland抿了抿嘴,看了墙上的钟,又点亮了手机屏,最后目光回到了电视身上。

 

“咚咚咚!”

“我去!”

Holland“嗖”地就闪现在门前,

“你好,请问这是Parker家吗?”

点点头,

“您点的中餐小吃到了,签收一下。”

Holland还没来得及反应,mark就走过来签了字塞过去几张百元美钞,拿了外卖袋,“嘭”关上了门。

“Holland,过来吃点。”

“嗯。”

 

“咚咚咚!”

Holland抱枕一扔,

“你好,请问是Parker家吗?盖茨比先生订的奶茶到了。”

“谢谢”

“嘭”

“这时候还有饮品店开着?”托比看着奶茶说道。

“我自己酒店的,当然24为我服务。”

旁边的mark眉头一皱,

“No,mark。吃你的春卷。”

 

“咚……”

“Bruce!你来了!”

Bruce才敲了一下,手还没放下,面前就出现了一张大金毛傻兮兮的笑脸。

“嗯。”

Holland拉着Bruce就往屋里带,

“奶茶,热的。”

Holland把一杯冒着热气的奶茶塞进Bruce手中,但Bruce的注意力并没有在上面,他还迷糊着就被拉进屋了,然后就看见了一屋子的人,有的在Holland手机上见过,有点在电视上见过,但……

“merry Christmas ,你是Holland的朋友吧,我是他婶婶,你可以叫我梅姨,那个是……”

梅姨见孩子进屋一脸懵懂,便挨个介绍了一下,介绍完Bruce的手也被奶茶暖和了起来。

“你们好,Bruce Wayne,Holland的朋友。”

“你的名字我早听到腻了,今天我可算见着真人了。”

“盖茨比哥,我没说那么多次吧。”

盖茨比狡猾一笑,

“谁说从你哪儿听的呢?Wayne集体年纪轻轻的ceo,商业圈里谁不认识呀。”

Holland听着不好意思地笑笑,

“Bruce……”

Holland一开口就看见他家小少爷,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merry Christmas . ”

“merry Christmas. ”

“马上要12点了,你们三个的礼物我都藏在屋里某个角落了,你们自己快找找吧。”

梅姨说完便安心地继续她的电视了。

于是一对对的就各自行动了起来。

 

“mark,树下有吗?”

“no。”

“盖茨比,你好好看看,去年梅姨就放碗柜里的呀。”

“找了,没有。”

“Bruce,你想要什么礼物呀?”

“我,都可以什么反正我都不缺,快找礼物吧。”

“也对,但你说一样喜欢的嘛。”

Bruce从书架上抽取一本相册,转过身就看见一只大金毛一双眼睛圆鼓鼓的,充满希望的看着他。

“只要是送的,我都喜欢。”

Holland弯起嘴角,

“真的?”

“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都接受。”

“Bruce,你知道吗?其实今晚我挺担心你不回来的。”

看着突然变了表情的Holland,Bruce皱了皱眉,

“我是蜘蛛侠,我自己也觉得很了不起,但是在你面前我不希望自己是蜘蛛侠,我希望我就是我……因为,我喜欢的就是你,不论你是不是Bruce Wayne,名字头衔都是一样功能,都是一个符号而已……”

“那你喜欢我什么?”

Bruce日常打断,

“善良,有正义感,长得好看……”

“停,这些许多人都有,你也有。”

“Bruce,你能别打断我吗,这种行为一点都不绅士。”

第一次被叫停的Bruce尧有兴趣地点点头,

“很那说爱你什么,我的兴趣是物理化学,不是哲学,所以不要逼我用多巴胺那套回答。我就第一眼看见你就记住了你,而那个有些模糊的身影不断在头脑中放大闪回,让我不断的想去了解你,可是却怎么也了解不够。我知道你有些事瞒着我,但是你不说我也不会问。我只希望能更多的了解分享你的一切,就像有时我会废话连篇地给你说事,不论你多么讨厌我的废话。我想爱一个人,就是迫切地想和他分享自己感受的一切,有一种魔力吸引着想去了解面前的人,而且了解得越多这个人在心里扎得越深。而你就是那个人。”

Bruce面无表情地听完了,

“说完了。”

Holland看着这个反应也有点懵,

“嗯。”

“我的礼物呢?”

“我,你要不要。”

“不要。”

Holland拉耸着耳朵,正想着撒个娇?Bruce一把抓过Holland的毛衣领,吻了上去Holland后知后觉地双手圈过Bruce。

“一个吻,够吗,圣诞礼物。”

Bruce笑着轻轻在Holland耳边说道,

Holland笑着不回答,一只手扶着Bruce的脖子就吻了回去,这时窗外罕见地出现了礼花。

 

“盖茨比,梅姨怎么会把礼物藏在阳台,怪冷的进去吧。”

托比一转身盖茨比就拿着一张大羊绒毯把两人一起裹了起来。

“干嘛呢?”

“你看。”

托比一抬头,突然夜空中烟花乍现,让人莫名想起了一句诗“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

“谢谢。”

“不怪我污染空气了。”

“……”

 

“mark,枕头下没有诶……你要干什么,这是梅姨家呀。”

看着不断向自己逼近的mark,Eduardo忘记了自己是蜘蛛侠可以轻而易举地推开他了。

“ward,闭上眼睛,乖。”

Eduardo皱着眉头闭上了眼,然后他觉得左手中指被什么凉凉地东西圈住了。

“mark?”

Eduardo不可置信地看着mark给他戴上订婚戒指。

“怎么了,我亲自选的,没有经过一群猴子的建议。” 

Eduardo看着戒指圈内一圈的...-..---...-.-- ---..- 

“怎么想着用莫斯码呀。”

“哦,二进制的i love u太长了。”

“……”

 

最后Parker三兄弟都找到了梅姨藏的生日礼物,托比的是一件m,一件L号的毛衣;Eduardo的是条漂亮的领带;Holland的是一双新款的跑步鞋。三兄弟和梅姨道过晚安后,就各奔东西了,带着自己的圣诞礼物。

 


评论(5)
热度(26)

© 江九白不抽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