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常抽风,永远学不会佛系看剧看书,好胡思乱想。

倒卖凶宅的人【上】(庄宝)

上篇请走 冬至(庄宝)

开篇声明,我的庄宝世界就是接着终结篇结束后几个月的。本篇开启正剧模式,这也是我第一次尝试同人文里写案子,【上】以剧情案件为主,而有什么想法欢迎留言勾搭

BTW 这篇的【下】已经差不多写好了,所以案件全貌是固定,大家可以想想自己会怎么布局,鉴于我知道这个圈有多冷,所以其实这句话并没多大意义。anyway 大家,食用愉快(最后附上一张卖萌的小宝)




晚上,邵庄和小宝回了家,和天津那边事主聊了一下,最后商量好明天下午到天津细谈,所以两人杀了两盘也就各自去休息了。

早上,小宝是闻着味儿醒的,煎蛋面汤的味。

“早,不多睡会儿。”

邵庄系着围裙,翻着蛋,小宝脑中恍惚闪过“居家好男人”一行字。

“还好,习惯了。”

邵庄看一眼手表,7点15。

“嗯”

“挺香的,这两天半仙都下凡当厨师了。”

邵庄听着难以觉察地弯了弯嘴角,

“多青菜?”

“能多个蛋不。”

眼见着邵庄动筷去挑一个碗里的煎蛋,小宝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个啥,我就开玩笑的。”

邵庄的筷子并没停下,而是把摊在面上的蛋给压到了面底下。

“看什么,调料都在碗底,蛋埋下去入味。”

小宝回了一个礼貌而不失尴尬的微笑,然后从锅里夹出一大把菜叶子放到煎蛋上,端着碗出了厨房。

两人就着朝闻天下吃完了早饭,按昨晚商量,小宝先自己做飞机去天津摸摸事主的底,下午邵庄再坐飞机过去汇合,再一起去找事主聊聊。

 

(天津某饭店内)

“是这次办事的兄弟?。”

“邵庄,姜先生你好。”

“你好,你好,诶,不说有两个人吗?”

“哦,我那朋友今中午吃坏了闹肚子,在宾馆休息了。”

“是吗,那他可没口福了,这家的烤鸭皮酥肉嫩,肥而不腻,可好吃了。”

“没事儿,我到时给他打点包就行。”

“行,先吃饭,吃了我们再去看房子。”

姜伟,这次的事主,做倒卖凶宅的生意,近来买了个二手凶宅宅子,很便宜,前几次看房都没啥问题,但付完款那天交接房,他觉得宅子格外阴冷,然后诡异的是他和卖房子的人聊天谈到这个屋子的凶杀案,他在不知道案情的情况下把案件全说对了。事主第一反应是自已猜的真准,但卖房子的人说是因为这屋子里的人没走,会给每一个屋主说悄悄话,他也是遇见过,被吓着了才卖的,现在既然钱也拿了,合同也签了就不怕告诉事主真相了。事主听了有些气愤,但事已至此价格也不高也没啥好后悔的呢,而且倒卖凶宅多年,他也没见过什么鬼怪,心说是巧合。结果晚上回到家就开始做噩梦,于是他就想着把房子干脆脱手卖出去就行,结果看房的人一听房子具体位置就都不敢了,后来他才知道关于这房子的灵异传说在一些贴吧论坛都传开了,加上那两晚他也是噩梦不断,这才想着要找个师傅来看看。

吃完饭,姜伟便和邵庄一起去了那栋他才买的二手凶宅。

“姜先生,你先给我说一下这个屋子发生过的凶杀案吧。”

姜伟看着电梯的显示屏数字往上跳着,有些紧张地说道,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这屋子本是一对情侣买的,一天就女人在家休息,结果一个陌生人闯了进来,他原本想劫财,结果又起来色心,想劫色,女人拼命反抗争斗中歹徒不小心拿台灯把女人给砸死了,歹徒自己也慌了,结果被正好回家的男友看到,立刻报了警,当场抓获。”

话音刚落,就到了13层,打开门,是一个装修的简单温馨的两室一厅。

“这个装修是卖房给你那个人装的吗?”

邵庄一边逛着房子一边问道,

“不是,是出事那家人装的,出事后男主人只带走了些个人用品其他都随房卖了。”

“上一个户主就是卖你房的人也没有重装一次?”

“没吧,毕竟这装得也不错,四舍五入算个精装还卖得起钱。”

“可最后还不是给你低价给买了。”

邵庄不在意地笑道。

“哎,估计他卖前也不清楚这房子的在一些贴吧论坛有多火。”

“你们这行买房前都不去关心到底发生什么吗?”

“不说全部,但大部分干我们这行的,最不想知道的就是发生过什么了,知道了对于自己就算一份心理压力,我们只看价钱,发生了什么都不重要,反正都不自己住,而且一般买入卖出中间起码隔个2年,啥传说都淡了也就卖得起价了。像这屋子,我买成25万,二手市价都60多万,而且隔两年按这个房价涨速,90万都可能拿下来。”

“那吃饭时听你说,你还低价38万贱卖都没人要呢?”

邵庄拿起一本相册翻着笑道,

姜伟无奈地叹一口气,

“别说了,我今儿还遇见给我砍价的了,也不是我觉得这房子邪乎,我也不想卖这么早。”

“可你不是找上我呢吗,把问题解决了你不一样卖的高吗?”

“干我们这行谁在乎干不干净,反正卖出去的房子泼出去水,我们只要能卖就行,但这房子让我自己心不安呀,那卖房给我说的‘人还在,就爱找户主谈话’真挺让人闹心的,而且这房子的案子也过了大半年了,这论坛贴吧还是热度那么高,鬼知道要多久才淡,我都风风雨雨过来半辈子的人,啥也不缺了,图个安心就好。”

姜伟十分感慨地说道。

“对了,邵庄兄弟,你看出什么没有?”

邵庄在卧室一边踱步一边若有所思道,

“姜先生,你说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猜对了案件,具体指那些?”

“我刚刚给你说的都是当时我自己猜出来的?”

“其实从劫财到劫色再到失手杀人,今日说法上最常见的案件,猜对也正常。”

“但是我猜到了女人是被台灯打死的,而且我猜对了女人姓什么?”

“姓什么?”

“张。”

“这么看是猜得太过于准确了。”

姜伟突然打了个寒颤,

“邵庄兄弟,你看出这屋子有什么问题没嘛?”

邵庄在个屋子转了一圈,一脸思索地回到了客厅,

“这屋子从风水上看,原本挺好的。”

“不?你说原本没问题,现在有咯。”

“鱼缸对门,避厨房,可以旺财,但现在是空缸对门,聚晦;常青藤入户对角东南方,旺运,但现在常青不青,喻邪;卧室潮而避光,滋阴……”

“哎呀,那到底有东西没?”

邵庄眉头一皱,

邵庄说着从公文包里拿出了几根香,

“这是用安神植物提炼的香,但最特别的是这些是正午制作,存于光照之地,驱阴保阳,你睡觉时点一根,便会高枕无忧,这边我再看看。”

姜伟拿着香,是觉得阴冷一散,点点头,

“行,那这把钥匙给你,我这儿还有一把,明儿上午还约了人看房。”

语毕,两人便又一起出了门。

 

(某宾馆内)

“回来了。”

“还没睡呀。”

邵庄安排好一切,回宾馆时已经凌晨了,小宝却还没睡,躺在床上玩着手机。

“怎么样,房子那边?”

“和你告诉我信息差不多,也和我估计的差不多。你那边人找着没有?”

小宝点点头,趁起身道,

“嗯,那孙子可难找了,今天真是跑死我了,两头奔。”

“还不是你自己临时起意的。”

小宝砸砸嘴,嘟囔道,

“你不早知道我会这样做,或者你带我来不就这个意思吗。”

邵庄走到小宝床边坐下,嘴角一翘,

“有钱赚,还嫌。”

小宝瞥了一眼邵庄,

“哪儿能呀。睡了,你给我下去。”

说着便拉起了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

 

(第二天)

“怎么样,像不像一个勤勤恳恳,对未来充满期待的小白领。”

小宝穿着一身有点宽松,但熨得没有一根褶子,便宜但不廉价的西装,在全身镜前打量着。

“还差点东西。”

“什么?”

邵庄放下手中地碗筷,去公文包里摸索了一下,走了过来。当一枚简单的过分的银戒子出现在小宝眼前时,小宝突然觉得心落了一拍,

“啥意思?”

邵庄笑着把戒子塞到小宝手中,

“单身上班狗只会租房子。”

 

(屋子里)

“邵庄兄弟,怎么呢?为何突然叫我过来。”

邵庄思索着,递给姜伟一杯热茶,说道,

“昨天晚上我去网上看了看那些传说…”

 “啊!”

“哐呲”

陶瓷碎片和着热茶洒一地,

“怎么了?姜先生。”

邵庄惊呼道,

“血,血~”

姜伟指着一地碎片惊恐的喊到,

邵庄蹲下小心地拿起一块碎片,是最普通的白色陶瓷杯,什么也没有。

“姜先生,你看到了什么?”

姜伟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拿过邵庄递来的瓷片,

“诶?我明明在杯底看到了血迹。”

邵庄想了想道,

“我这次喊你来,就是想说,这房子可能有些棘手,我按平常一些方法测试了半天,什么也没发现,要么就是这房子很干净,要么就是这里面问题很大。”

姜伟一听,有些冒火,

“怎么可能没问题,我回去成夜做噩梦,刚刚我真的看见杯子里有血迹,我出钱就是喊你解决问题的。”

邵庄面无表情地说道,

“行,如果屋子有问题,那在我处理期间希望你能够少去人少阴冷的地方,殡仪馆,医院就别去了了,婚礼多去几个。”

“可以,那你需要多久才办得好。”

邵庄环视了屋子一周,道,

“你看过关于这屋子的灵异贴吗?”

“看过一些。”

说着姜伟就点开了手机,

“他奶奶的!”

“怎么呢?”

“我就一天没看,这帖子就被顶了上来,那些孙子就TM想象力丰富。”

 “你自己好好看看这帖子,苍蝇不叮无缝蛋,凡事不可能空穴来风。我会好好调查一下,对症下药,你那边也注意一下。”

邵庄皱着眉,思索着道。

“叮叮叮~”

“喂! 杨先生呀…”

“那个,邵庄兄弟,这边你上点心,我有事先走了。”

说完姜伟便急急忙忙地出了门。

 

(茶馆内)

“杨兄弟,怎么决定好了,要这房子?”

对面的人,推了一把眼睛,道,

“姜老板,你不厚道呀,我说这房子怎么比旁边的低,结果里面死过人。”

姜老板一听,眼珠一转,

“小兄弟,你那儿听呀,这房子是死过人那都是上上户主的事了,要不是我自己最近钱紧张,也不会急着这么快出手。”

对面的年轻人听着眉头都挤在了一起,

“姜老板,你也听我口音也知道我是外地人,我和我女友一起来这天津工作,我们勤勤恳恳多年还找人借了钱才凑齐38万,希望在这城市能有一个安身之处。”

“小兄弟,我看你也是个老实人,咱明人不说暗话,这房子死过人不假,但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世界上哪儿有什么鬼怪呀,房子攥到手里才是踏实,要不然你看现在买房的人那么多,踏实嘛。”

“行,这房子我要了,但这两天我只能给你12万,剩下得等我女友出差回来,看完房再转给你。”

姜伟一笑,

“没问题。”

对面的人像思索了一下,说,

“姜老板,你说我要是把定金给了,你在我女朋友回来期间又把房卖给别人了咋办?”

姜伟被这么一问,也楞了一下,但立即就又散开了脸上的肉,

“这不有合同吗?”

……

两人签完字,年轻人便拿出手机,一通按,然后。

“叮咚~”

姜伟一看手机短信,眼睛都眯了,

“小兄弟,敞亮。”

 

(某宾馆内)

“吃饭了吗?”

邵庄看着刚进门的小宝问道,

“没了,才和那家伙商量好价格,让他帮忙暂时撤两天热度,补个假新闻,他居然开口要两万,突然想念黎伟了呀。”

邵庄闻言,笑了笑,

“烤鸭,肥而不腻那家,要么。”

小宝一听,两眼闪着光就过去了。

“你还真记得给买呀,破费了。”

小宝说完,开心地拿起了一个色泽金黄的鸭腿,

“没啥,都是公费嘛。”

“咳咳咳!有必要吗,本来你就欠我一顿。”

邵庄佯装思考地想了想,面无表情地道,

“哦,你说姜老板请吃的那顿,你以为大晚上人家免费帮你赶工,半只鸭子算便宜了。”

小宝鼓着腮帮子,装着一副凶巴巴地样子瞪着邵庄。

邵庄一个忍不住便勾起了嘴角,端起水杯喝了口茶,说道,

“行了,算我自费,慰劳你这两天东奔西跑辛苦啦,快吃吧。”

小宝扬了扬眉,继续埋头动嘴了。

“喂,姜老板,什么事?”

“屋子卖了不用管了?”

“不是,我这儿才查出点名头……”

“对,我知道原因了,就是……”

“行,明天再去一趟,没问题。”

邵庄挂了电话,便看见小宝眼中闪着狡邪的光一脸兴奋地看着他,快结束了。



(写在最后)鬼知道我最近看麻辣隔壁,写邵庄有多分裂,一不小心就脑补出唐山话,简直要命!!!

评论(7)
热度(16)

© 江九白不抽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