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常抽风,永远学不会佛系看剧看书,好胡思乱想。

倒卖凶宅的人【下】(庄宝)

前篇请走:倒卖凶宅的人【上】(庄宝)

(不说废话)

(直接走正文吧)

(留点空白,增加悬念



“邵庄兄弟你说搞明白了,到底怎么会是?”

姜伟昨晚和邵庄通了话,一大早就被叫到出事的房子里。

邵庄不语,而是端起一壶热水,朝桌子上几个白色陶瓷杯倒去。然后诡异的一幕发生了,随着热水的注入,原本白净的内壁开始出现红血丝。

“怎么回事?”

姜伟喊到,

邵庄继续沉默着,眼见着所有白色陶瓷杯内都被热水映出了红血丝,他又接了一勺冷水给全部到了下去,红血丝又眼见着慢慢消失了。

“这是一种热敏材料的涂层,预热变色,就像有些茶盘上的金蝉,原本是偏深的黄绿色,热茶一去就全身金黄了,那也是一种热敏涂层,还有就是各种预热显图的马克杯也一样。”

姜伟的表情由惊讶到疑惑,

“也就是说这是人为的,而且做出这个样子是故意等着吓我?”

邵庄点点头,又从电视柜上拿过一个相册递了过去。

“相册有问题吗?”

“这是出事那对情侣的相册,试问你走时不会带走自己的相册吗。”

“万一就是别人忘了呢?”

“但是,翻开里面的照片全是百度上一家婚庆公司的模特图片,压根就不是那对情侣,但是相册封面却刻着‘王先生&张小姐’”。

“你说清楚点。”

邵庄轻声笑了一声,

“人的大脑是一个很神奇的处理器,有着自动填白的功能,它会不自觉接受周围的一切讯息,或许你自己意识不到,但是你的大脑已经存放了那些信息,并且在不经意时将其全部联系起来,填补某个空白。这样就会出现,有时你第一次去某个地方却觉得似曾相识,以为是什么前世记忆或者梦见过,但其实很有可能是你曾经不经意间见过和那地方有相似原素的东西,即使那些原素是个体分散的,但大脑填白时会自动将其整合。”

“你意思是,这全部都是个圈套?”

邵庄向卧室走去,边走边说道,

“你看这个台灯边缘是红色波浪,灯罩也没有摆正,而整个房间却整齐得一丝不苟;而整个房子的装饰看着就知道是一对情侣的生活,而衣柜里却只有女生的衣服,而且这些衣服里又有不少吊带丝裙,这屋子明显是精心布置过了,具有强烈的诱导作用。

“行了!”

“你就是说这房子没问题,是卖房子给我的张晓生有问题?”

邵庄耸耸肩,

“房子没问题,但人我就不清楚了。”

“可是这房子,真的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

“以前造房子,讲究坐北朝南,采光避北,而现在都光顾着建,没人在乎了。这房子背东南向西北,迎风,旁边是一栋高楼,避光,而且这大半年没人住,人气少,自然就……。”

“就直说这房子采光不好哟!”

姜伟情绪明显有些焦躁了。

邵庄左眉一挑,

“反正现在我是把问题给你解决了。”

姜伟叹了口气道,

“行,我也是生意人,5万块我一会儿就给转过去。”

“那行,姜先生没必要那么哭丧着脸,房子问题解决了,你也可以安心。”

“是,安心了,知道有人和我故意过不去了。”

邵庄轻轻一笑道,

“姜先生这么多年什么人没遇见过。”

姜伟听了,摇摇头,

“是,过去了,房子都卖了还说什么了。”

“什么,你卖了?”

邵庄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姜伟,

“怎么了嘛?我看这房子诡异得紧,而且风口也高,也就赚两个钱卖了。”

“没什么,只是……”

“什么?”

“你自己上网看看。”

姜伟打开手机,手划了几下便有些愤慨地说道,

“这算什么?前脚卖,后脚给我说这附近xx高中要开分校!”

“没什么,姜老板,反正您也不差这十几,几十……百万的,行没事我先走了,钱你记得转。”

姜伟苦笑着点点头,送走了邵庄后,打起了电话,

“味,杨兄弟呀,有空吗,我们出来聊聊。”

 

邵庄回到宾馆时,小宝已经出去了,他看了眼表“2点40”,“来得及”邵庄想着。

小宝回来时已经是下午5点了,

“回来了!”

小宝带着高兴的声音传了进屋,

“怎么样,顺利吧。”

邵庄看着报纸头也不抬地问道,

小宝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拿开报纸,

“半仙就是半仙,赚了钱也这么淡定。”

“钱财乃身外之物,报纸给我。”

说着便压过身子来拿,小宝往后一撤被床边一挡,整个人就倒在了床上。邵庄俯身下来,对上小宝有些闪躲的颜色,不由扯起了嘴角,

“躲什么,看着我。”

小宝望上那双带着笑意有些看不透的眼睛,

“怎么呢?”

邵庄没有回答,两人就这么沉默了一会儿,邵庄突然说道,

“戒指给我。”

小宝被看着莫名有些烦躁地取下了戒指,递了过去。

“我说,你这么不食人间烟火,还在乎半个银戒指干嘛。”

邵庄一边把戒指放进包里,一边说道,

“为公买的,还等着报账呢。”

“啥?”

“这次赚了多少?”

说道收入,小宝一下坐了起来拿起手机。

“你那边收入5万,我这边除去最先付的12万收回违约金20万。出去来回机票,住宿,给侦探事务所的1万,给那个姓秦的2万,净赚21万。”

“还有……”

“知道了,一人10万,剩下当公款。”

“公款,我俩搭伙了吗。”

小宝沉默了两秒,满不在乎地笑道,

“我觉得我们配合挺好的。”

邵庄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转而说道,

“你还挺黑,一个违约金陪20万。”

一听这话小宝就来了兴致,

“这还不是我机智,毁约金合同上写的只有12万,但是我偷偷加了一条最终赔偿金额以乙方同意为准。”

“他没看到吗?”

“合同那么多字,有几个会挨字看,而且我又特意给他准备一杯用红色藤蔓纹白瓷杯装的茶。”

邵庄皱皱眉,

“我没和你说过马克杯的事呀?”

“我也没和你说过我要骗他违约金,可你也第一天晚上就知道了。”

邵庄轻轻一笑,问道,

“可是你那个条款本身就有问题吧?”

“对,如果我狮子大开口,他把我告上法庭,那条款只具备参考价值没有法律效力,但我金额并不多,而且估计他并没有想过法律合同中有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条款,最后走时我还不小心把咖啡啥上面了,他顺手也就把合同给扔了。”

说完小宝一脸得意地看着邵庄,

“干什么,求表样呀。”

小宝撅撅嘴,转身进了浴室,

“干得不错。”

邵庄极其平常地说道。

浴室里的小宝脸色不自觉地浮上一片笑意。

“收拾一下快点出来,我订了餐厅,人家留桌到6点。”

话音刚落,小宝便从浴室窜了出来,

“哪儿家?你咋不早说呢!”



写在后面的话:

第一次尝试在同人文里写案件,如有不足请多多包涵呢,这篇后面应该会接个天津闲逛番外(圣诞篇)。最后说一下,虽然我知道圈子很冷,但还是希望走过路过的朋友如果喜欢留个赞,有想法留下你的想法,谢谢(手动傻笑)。



评论(3)
热度(13)

© 江九白不抽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