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常抽风,永远学不会佛系看剧看书,好胡思乱想。

狐狸与仙鹤(庄宝)

前文请走:倒卖凶宅的人【上】(庄宝)

                 倒卖凶宅的人【下】(庄宝)

Attention:上次的【下】结尾没粘贴完整,我也是后来才发现的,现在已经补上去了,不嫌麻烦的朋友可以先去逛一圈回来,虽然只是些小话但一段感情中的点滴小事才是最简单的小确幸。

 写在这章前面:再次说明,本章背景就是终结篇后,而且在我时间线内,冬冬和甜甜还没有正式结婚(即婚礼还没有发生) ,只是在一起确定了关系。看着其他家cp都过圣诞过新年,庄宝也得跟上,对吧(傻笑),anyway,祝每一位看到此文的朋友们,新年快乐!


上次天津的事件完后,邵庄和小宝回到石家庄,邵庄给小宝布置了一个看望孤寡老人的任务后又走了,没说去干什么,也没说好久回来。分别时下着雪,两人站在曾经一起回去的路口,小宝打着趣道“这一走,又不知道邵半仙什么时候再下凡尘呀。”邵庄听着没说什么头也不回的走了,小宝有些失落地想到了四个字“后会无期”,所以当他在冬冬的铺子里看见邵庄时,脸上充满了惊喜。

 冬冬和甜甜离开后在长安区开了一家锁店,这几个月生意走上了正轨收入上去了,人也轻松了许多,瞅着日历换本了,自己老婆、房子、车子、事业一样不落,而黎伟上次在微信群里说研究很顺利导师也很喜欢他,安宁也在朋友圈里发了和赵宁两人的合照,就小宝,邵庄自从分开过就没了什么消息,平时也没啥好问的,所以冬冬就想着过新年凑一块吃个饭,鉴于打电话时某位半仙的要求,于是有了小宝在铺子里见到邵庄时的一脸惊讶加点点欢喜。

“冬冬行呀,邵半仙你都喊动了。”

冬冬一面将顾客恭送出门,一面佯装凶巴巴地说道,

“怎么怀疑我和邵半仙的革命情谊呀。”

“没有,哪儿能呀。”

小宝望向邵庄笑着答道,邵庄也笑着看向他,两人眼里都是旁人看不清的东西。

甜甜端着两杯茶出来,

“就你?还不是看在…”

甜甜话没说完便被冬冬打断了,

“端杯茶话咋这么多呢。”

说着把从甜甜手里夺过茶递给了小宝邵庄,然后拉着甜甜往里屋走,

“哪个,小宝邵庄你们自己随意坐坐,我们进去查一下帐,然后我们就去吃海底捞。”

“得,还是钱重要,去吧兄弟给你看店。”

“不用看这里4个摄像头一个死角都没留。”

小宝环顾了一圈讪讪地笑了。

明明前几天两人还共睡一屋,但小宝现在却觉得有些局促,

“怎么呢?看见我不开心呀。”

小宝躲过邵庄的目光,说道,

“哪儿能呀。就是有个人拿完钱,把照顾自家师傅的责任一撇,啥也不说了就去过闲云野鹤的生活了。”

邵庄听着不由地笑了笑,

“那人听起真不靠谱,还好我不那样。”

小宝皱着眉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邵庄。

“看我干嘛,我这两天回去办点事,把房子卖了,找新房子”

“什么,房子?”

“我住城西,邹老在城东,跑来跑去多麻烦。”

“那房子看得怎么样了?”

小宝说着眉眼也舒开了,端起茶小口啜着。 

“那边房子已经找到下家了,新房子也找好了,今晚就可以住进去了。”

“搞得挺快嘛,在哪儿?”

“你家对面。”

“咳~咳~咳!”

“慢点。”

邵庄说着从小宝手中拿开茶杯,顺拍着他的背。小宝皱着眉有咳嗽了几声,他抬头看向邵庄道,

“你就这么喜欢逗我玩。”

邵庄正想说些什么,就听见冬冬熟悉的乡音,

“你俩干啥呢?”

小宝这才发现,他现在这样子像是被邵庄揽在怀里,赶忙推开邵庄,笑道,

“没什么,好了吗,哥们可饿了。”

“走吧。”

 

饭桌上,火锅冒着带着辣椒花椒香的白气,驱散了带进屋的寒冷,三两杯酒下肚,微微发热解冻了被冷得当机的脑子,一桌子话也多了出来,话题从生意也蹦回了当年。

“最初的时候我就一扒手,每天百来块,躲着警察,避着地头蛇但;后来认识了你们,最初几千,后来几万,然后十几万,最后一票T娘的两千五百万,那是以前我想都不敢想的。”

甜甜看着有些酒劲上头的人,习惯性地拿过酒杯,将热水塞了过去。

“小声点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以前干啥的。”

“甜甜,怕啥,我们现在可是正经生意人,按时缴税纳税,有房有车,局里有人,他们听了只有羡慕的份。”

看着有些得意忘形地人,小宝忍不住笑出了声,

“笑什么,小宝不是兄弟说你,瞅瞅现在就你一个人没出息。”

“我这人没啥志向,可不敢和大老板比,自罚一杯。”

说着端着酒杯就往嘴里倒,冬冬一把拦了下来,

“小宝,我也没别的意思,你看人黎伟现在是那什么MIT的高材生,将来可是了不起的科学家;安宁与赵宁在一起到处旅游,最近说准备在什么沙溪开个民宿;你呢?不打算干点别的,为以后盘算盘算。”

小宝听了笑着摇了摇头,灌下了一杯酒。

一旁的甜甜见状,夹起了一块午餐肉送到小宝碗中,

“别光喝酒,吃点菜。”

“可我不喜欢午餐肉。”

“嘿,我家甜甜给你夹还嫌弃,不吃给我。”

冬冬说着顺溜地把午餐肉给夹回了自己碗里。

这么一来回氛围也轻松了起来,

“诶,邵庄你这几个月都在干什么去了?”

甜甜不在意地问着,小宝却绕有兴趣地看向了邵庄,

“也没什么事,到处走走看看而已。”

“和那个琳琅一起?”

冬冬一张八卦脸凑了过来,

“嗯,一起逛了段时间,她就去忙自己的事了。”

“啧,邵半仙还是真要仙人独行呀。”

说话的是小宝,隔着锅,白色的蒸汽让邵庄看不清对面人的表情,淡淡说道,

“凡有所相,皆是虚妄。”

“我说半仙吃个饭还拽这些,吃吃吃。”

冬冬一边吐槽一边在锅里带头搞腾着,小宝也伸下了筷子,一桌人有一搭每一搭地聊着,吃过两钟头,下肚几瓶酒这饭才算吃完。临别时天已经黑了,冬冬被甜甜拖着上了车,以一句含混不清的“新年快乐”结了场,留着小宝邵庄站在店门口看出租车离开。

“怎么着,陪我走一会儿。”

“嗯。”

 

新年的街头,行道树被彩灯映衬得五光十色,路灯也被红灯笼染得喜气洋洋,过了下班高峰期,来往的车辆少了,零下6度的气温让人行道也空旷了,而小宝邵庄就在这样的街道上并肩走着,没有什么话,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只是两人会时不时看向对方一眼,然后再自然地回过头继续走着。

“啊~嚏!”

邵庄停下脚步,

“打个车吧。”

“没事,再走会儿。”

小宝揉了揉鼻子,赶忙说道。

邵庄拉过小宝的手,

“手这么冷,还在外面吹风。”

小宝抽出手缩回了口袋里,

“没事儿,我冬天一直这样。”

小宝说完继续想往前走,却发现邵庄站在路边开始找车,

“那行,你先走着,我再一个人走一会儿。”

“站住!大晚上你吹风醒酒呢!”

“就5瓶酒醉什么。”

邵庄想着,看来真是有些醉了。于是他一把抓住想走的人,把人给扯回到了面前,不放手。

“干什么?”

“回家。”

“你回家,你拽我干什么?”

“我家就在你对面。”

“哦。”

这时来了一辆空的出租车,两人一起上了车。

 

直到走到小宝家门口,看邵庄拿钥匙打开了对面的门,小宝才真正接受了邵庄搬到自己隔壁来的事实。虽然有一肚子话想问,但还是吞了回去,还不是时候。

邵庄见小宝磨蹭地摸着钥匙,笑着说道,

“要进来坐一会儿。”

小宝点点头,走了进去,和自己房子的格局一样,家具什么也很简单,但明显不新,应该是上一位主人留下的,只有一个书柜,小宝第一眼就觉得这一定是邵庄属于邵庄的呢。

“怎么样?”

“房子还行,就是小了点。”

泡着醒酒茶的邵庄呵呵一笑,

“一个人生活一张床就行了,你不也这么想的吗?”

小宝轻轻一笑,邵庄把热呼呼地解酒茶塞进了小宝手中,往沙发上一坐,说道,

“新年有什么打算没有?”

“没有。小时候看别人骗,长大了自己骗,我这小半辈子就都这么过来,我这辈子没见过别的活法。”

“不烦吗?”

“如果让我一直在街头玩一定会烦,所以邵半仙好久还有那种‘看宅子’的差事喊上我一起呗。”

邵庄听着这是话里有话,但也没在意道,

“那事还不是帮邹老办的,你问他去。”

小宝一听,笑了一声,

“问邹老?他可告诉我是你不准他把案子给我看的。”

邵庄没有搭话而是抿了一口热茶,

“邵庄,我一直觉得我俩搭档挺好的,不说知心,但怎么也是相识一场,可是我怎么总是搞不懂你在想什么呢?”

听着小宝有些愠怒的声音,邵庄柔声说着,

“还是那句话我没你想得复杂,我不想让你去接触那些案子是因为有些案子背后有些棘手的东西。”

“棘手的东西?也对,你也好,邹老也好你们的过去都太复杂,在你们眼里我就是个局外人,也就没事拿来逗逗乐。”

小宝苦笑着说完便想起身离开,邵庄却强硬地把小宝拉回了沙发上,

“逗乐?”

邵庄冷笑了一声,

“原来你是这么想的。”

小宝颓败地看着眼前有些生气人,没有回话。

酒气上头的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小宝开口了,

“邵庄,以前你因为需要我们帮你查出5家公司而加入我,你后来完成了仰度先生的遗愿就离开了。现在你说你师傅住附近顺路来过来看看,然后你带着我去办案子,在我觉得我俩可以搭档干活后,你又什么都不说走了;完了吧还说我不适合干这个,但又搬到我隔壁;一边表现出好像挺关心我的样子,一边又什么都不说,我真的的搞不懂为什么?”

邵庄看着满眼写着失落的人,本来有点脾气也消散了,

“小宝,我承认我搬过来是有点私心,但也确实为了方便去邹老哪儿,而且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局外人,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局,我带你看案子是因为那时你整个人无精打采,想让你开心点,本就不想让你去办这些事,很多事时间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当然有时小小地逗逗你也挺开心”

小宝听着邵半仙第一次说这么平白的说一篇话,突然忍不住笑了一下,邵庄看着眉头一皱,叹了口气,

“杨小宝,你和我演戏是吧?”

小宝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也不算吧……”

“邹老教的?”

邵庄才不信小宝自己会用这种方式套话,肯定是哪个老狐狸教唆的,见邵庄脸上难得出现吃瘪的神情,小宝有些小得意地点了点头。

“老狐狸哈,但你还真是小狐狸装得挺像呀!”

“哎哟,谢了哈,兄弟我出门在外就得靠演技吃饭不是。”

“演技?还真好,这剧本也写得挺好嘛!”

小宝不在意地笑道,

“邹老说,说谎演戏一个道理,半真半假才真实。”

邵庄嘴角一弯,嘲讽道,

“是吗?”

“当然。”

小宝还自乐着,邵庄俯身压了过来,

“那哪些是真的呢?”

小宝看着一点点逼近的人,认真地问道,

“那你的私心是什么呢?”

“……”

“好吧,我是真的有时摸不透你在想什么。。”

“现在呢?”

“明白了……”

“吧”字还没说完,邵庄吻了上来,一瞬间小宝头脑里一片空白,小宝这小半辈子只真正喜欢过一个女孩,可两人最多也就牵过了手。小宝想着,接吻真的是一件很新奇又很勾引人的事,于是主动的回应了起来。察觉出小宝的回应,邵庄把人深深地压进了沙发里。

“嘎吱~”

饱经风霜的沙发禁不住两个大男人的施压,发出了抗议声,小宝也像猛然会回过神一样推开了压在自己身上的人。

看着红到耳朵的小宝,邵庄圆圆的眼睛也弯出了月牙,

“怎么不好意思了呀。”

“……”

邵庄再次压下了身,小宝往后退缩着,两人面距十厘米时停住了,

“这就是我的私心,怕了吗?可以走。”

小宝看到那对看不透的眸子里只有自己的身影,思索了两秒,主动吻了过去,邵庄勾着嘴角接受了这个有点莽撞的吻,稳稳地抓住了扑身过来的人。小宝不想思考这个动作背后意味着什么,或许是因为酒精或许只是因为邵庄,他杨羽这辈子遇上的第一个势均力敌,亦敌亦友的人,彼此试探又彼此默契,明明不了解却有他在就很安心,喜欢和他下棋,习惯和他较劲,依赖不知所措时他伸出的手。

 “嗖~嘭!”

屋外不知谁家的小孩放起了烟花,小宝也拉开了邵庄的距离,眼中倒映着灿烂在黑夜的烟花,笑着说道,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我们好久新年开工呀。”

“我说了允许吗?”

“那下盘棋,我赢了就带我去。”

“输了呢?”

“你说了算。”

两人相视一笑,再次坐到了窗边,只是这次没有人会先离开了。


写在后面的话:最后真的飘了飘了,我没想他两这么快的,但是每当想着他两对视的眼神,不干点什么都忍不住,推荐后半段配合(歌曲)昼夜的 愿你 一起使用,希望这篇文章大家食用愉快,新年好!!


评论
热度(18)

© 江九白不抽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