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常抽风,永远学不会佛系看剧看书,好胡思乱想。

我的记忆里全是你

今天看了最新的vs岚,sj的糖恍恍惚惚的发呀,团妈妈名不虚传。

松本润x樱井翔(其实在这篇文里,sj,js都无所谓了)就当平行世界的arashi吧,接takki这一期的vs,短小哦。



(乐屋内)

“好惊喜呀,居然takki来了。”相叶雅纪欣喜地说道。

“baka,别这么傻笑,今天爬墙累死我啦。”二宫和也揉着他的一块腹肌说道。

“nino辛苦了哈,这期我们赢了你有大功劳哈。”大野智笑眯眯地顺着柴犬的毛。

“什么嘛,明明takki很器用的嘛。”天然的大兔子毫不犹豫地反驳道。

二宫和也不想理你,甩给你一个挑眉。

看见竹马的不屑,耿直masaki道:“nino别这样嘛,明明你自己也是很高兴takki来了,jun也是。”

“喂喂,关我什么事。”被点名的松本润从pad上抬起头道,来镜头往pad拉拉,‘养仓鼠的10种食物’不,是‘最适宜春天吃的10种食物’。

“jun你看到takki来了,不也是很高兴吗,毕竟以前他也很照顾你啊。”大兔子完全无视了柴犬叫闭嘴的目光。

“对呀,jun以前虽然在takki面前看起挺嚣张,但是也是很用心记着训话的。”在一旁看报纸的樱井翔拉着嘴角的弧度说道。

“对啊,jun以前居然还写takki十诫什么的,哈哈。”大野智嘻嘻地笑道。

“而且还不让人看。”樱井翔跟了一句。

“都那么久的事儿了,还提什么呀。”松本大爷不耐烦道。

“还记着有一次jun排舞站在后面被说四肢僵硬,结果后来回来试下偷偷练压腿下腰。”樱井翔不嫌事儿大的说着。

“有这事吗?我完全不记得了。”润大爷盯着屏幕回答道,来再次把镜头往pad上面拉拉‘如何教一只仓鼠听话’不,又错了,是‘春天吃什么消火’。

“哦,不记得了呀,当年你和takki之间还是有挺多好玩的事。什么扯破表演服,拿错演出鞋,哈哈。”樱井翔自顾自地笑道。

“诶,真的吗,sho酱为什么你知道,连jun本人都不知道。”天真的大兔子依然在兴头上。

“上次夜会时takki聊了不少jr时期的故事,两个当事人一个记得一个不记得,jun呀你以前是有多不上心呀。”樱井翔随口道。

润大爷看着一脸打趣的樱井翔,眉头一皱,然后扬起嘴角盯着看报纸的主播大人。

“看什么?”仓鼠鼓起圆圆的眼睛说道。

“我在想你没事儿和takki聊天为什么会聊我这么多。”

松本润玩味地等待着回答。

樱井翔眼珠子一提溜说:“其实当时我们再说年纪大了许多事都记不住了,然后就说到jun记忆尤其不好,什么都不住。”仓鼠一脸无辜的盯着眉头拧在一起的润大爷。

松本润松开了眉心,一双黑亮亮的眸子对上了圆鼓鼓的眸子,微微一笑道:“你知道为什么我记不住那么事吗?”

“为什么?”

“因为我的记忆里全是你,从过去到将来。”

一瞬间,乐屋里空气仿佛凝固了,沦为背景的三人无辜的埋下了头。

在樱井翔眼里,时间仿佛倒退了,面前的大爷又变成了许多年前穿着白衬衫的男孩,一脸天真地对他说着:

“我在确认着翔君的一切。”



(从前年开始,感觉sj就开始正常了,没那些小小的尴尬了,还时不时发糖了,开心同时,也有点小失落,是不是说他们已经放下曾经的一切了?anyway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只要他们可以继续支持彼此走下就行了。)

评论
热度(22)

© 江九白不抽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