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常抽风,永远学不会佛系看剧看书,好胡思乱想。

分分秒秒(润翔)

最近skam第四季开播,又去回温了一边第三季,被小天使和E神撒了一座山的狗粮,但是我乐意!!!

这是一个很么校园玛丽苏风的故事?不,这只是一个小女生情结大发的故事。

才写没多久希望多多指教,希望多多留言哟,还有我需要有看官才有动力写下文呀。

学弟J x 学长S


初夏的太阳已经开始毒辣,白炽炽的阳光炙烤着绿茵场上奔跑的人儿。

红色球服被汗水浸湿,滚圆的汗珠随着有点圆的下巴滴落,鲜衣怒发的少年奔跑着,时不时露出仓鼠被抢走食物般凶狠的表情。

“可爱。”

“J 快走啦,要上课了。”相叶雅纪看着站在球场外丝毫没有一丝动脚趋向的同伴,懊恼的抹了一把碎发叫喊道。

被叫喊的少年,不!男人。你有见过这样的少年吗?

身着阿玛尼亚麻浅蓝薄款西装,脚踏一双路易斯威登淡棕布洛克鞋,眼戴一副银边复古古奇太阳镜,手撑麦昆褐色木质手把斜纹伞;嘴边一抹似有似无的傻笑,停!总之一副活脱脱霸道总裁的样子,完全不像一个才进大学的新生样,但人家的确是来自国际关系学院的,引得大批女同学尖叫的,大堆男同学嫉妒的,大一新生,松本润。

此刻这位校草级同学,正在无视来自各个角落女生的尖叫自拍声中像照硬照一样杵在运动场外。如果摘掉眼镜我们就可看见他正直盯盯地追寻着绿茵地上某个人的身影。

球场上比赛间隙地樱井翔鬼使神差地往场外看了一眼,而那一眼就看见了杵在那里的画风与周围格格不入的松本润同学,然后他又鬼使神差地笑了!

“他冲我笑了!”面无表情的松本润内心欣喜若狂。

虽然我可以肯定那只是个嘲笑而已。

“J 你到底地走不走嘛!”相叶雅纪再次不耐烦催促道。

而润大爷还沉浸在刚刚那双充满“笑意”的大眼睛的回忆之中。

“松本润喜欢!”还没等相叶雅纪喊出口,松本润就一个箭步冲上前捂住了那只大兔子地嘴巴。

对,松本润喜欢樱井翔,而且不是一天两天,而是(秘密),但是大部分人都以为是开学后一场大学生足球赛中松本润对樱井翔一见钟情的。总而言之,这件事松本润的几个大学哥们都知道,但是他自己却迟迟没有行动,总认为“时机不好”,所以一遇到耍大爷脾气的松本润他们就会拿这招来对付他。其实松本润自己也谈不上为什么迟迟不肯表白这件事儿,毕竟他一来并不在乎两人男人在一起别人怎么觉得,二来他也觉得樱井翔不在乎,而且他还觉得樱井翔应该不反感同性,为什么?不为什么,来自润大爷的直觉。可是即便如此他依旧不允许任何人像樱井翔提起他喜欢他这件事。

 

(樱井翔寝室里)

“sho酱今天踢得好棒呀!”大野智一脸慈祥(什么鬼?)对着才洗完澡的樱井翔说道。

“尼桑,你一下午坐在寝室里断电怎么就知道了?”仓鼠打趣道。

“嘛,寝室就在球场旁,我听那些女生这么激动尖叫就知道了呀。”大野智很有理的说道。

“恩,有道理,但是那不一定是因为我哟。下午那个大一国关学院的招摇新生在那儿穿的跟走秀似的看了会儿球。”樱井翔嘲讽说道。

“我说,sho桑那个大一新生为什么总喜欢穿的很装逼的出现在有你的地方了?”二宫和也从游戏机中抬起头思索着说道。

“没有吧,大家都一个校园的当然亦撞见。”樱井翔不确定道。

二宫和也挑了挑了眉,像思考着什么道:“不对,你看那次大学生足球赛通知的只有大二大三的学生;再说那次新闻报道讲座,也只针对相关专业和大二大三学生;还有图书馆那次,谁会无聊到穿着普拉达在小木凳上上玩手机;还有~”

“打住,打住!nino你是在监视他还是咋的,怎么这么清楚。”仓鼠鼓圆了眼睛疑惑道。

“才没有,而是他每次穿的画风太逗想不注意都难,而且他的确像是跟着你出现的。”二宫和也低下头玩起psv说道。我来告密一下,二宫和也绝对有撒谎,不信,你看游戏高手居然死在了第一关。

听着二宫和也这么说着,樱井翔也忍不住去想了想,而且不知道是他想多了还是事实,樱井翔觉得那副墨镜下有一双深沉地眼睛在盯着他。樱井翔想着要不要下次看见他去打个招呼了,至于为什么?或许仅仅是因为他感兴趣那双从未在他眼前现身的眼睛吧。

 

(肯德基店里)

今天对于松本润不是个好日子,至少目前他这样丧气地想到,毕竟一大早起来发现保姆生病了,没人弄早餐,而且昨晚送去干洗的衣服都没回来,而且他还沮丧地发现昨晚去相叶雅纪寝室玩钱包掉在那里了。所以他只能大早上穿着一件gap的帽衫去肯德基买12元的早餐,想想这件事有多久没发生在他生命里了,其实也没多久他突然自嘲的想到。在松本润恍神等咖啡时,他听见一个睡意朦胧地声音:“一份帕尼尼和豆浆,谢谢。”

松本润转过头正好对上了正揉着眼睛的人。

“早上好。”面对着呆毛乱飞,还带点倦意的樱井翔,松本润下意识制地打了个招呼。

看着眼前没了西装革履,没有盲人墨镜,还冲自己打招呼的学弟,樱井翔楞了一下,对上那双有点呆有点害羞的眼睛,突然笑了一下,“早上好。”

松本润感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

樱井翔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脱口而出了一句“原来你不是一直那样穿呀。”

“诶?”松本润脑袋一转就知道他说的什么了,不好意思地笑道“西装保姆阿姨拿去洗了还没拿回来,公寓就放了几套。”

这下轮到樱井翔发愣了,心想着“我是挖苦你呀,你干嘛这样正式的回答我呀。”但出于学长风度,他还是礼帽一下说道:“哦,原来如此。”

然后该死的咖啡机和豆浆机都像出故障了,都没还好。一时两人无话,两人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了,于是松本润强行找话题说道:“学长,为什么要来肯德基吃早饭了?”

“哈!”缓冲一秒后,樱井翔也看出了松本润的目的,便接下话道:“昨晚有事出去了,回来时寝室关门了,所以晚上在这儿附近旅馆睡的,早上不就顺路了,你呢?”

然后松本润就把从昨晚丢钱包,到早上保姆临时请假全部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道。樱井翔有点纳闷,为啥这个学弟要说那么多废话,但是学长风度!礼帽地抓了重点道:“哦,原来你在附近租了公寓呀。”

这时久违的咖啡,豆浆终于端上来了,喝了一口热乎乎的豆浆,樱井翔笑着随口说道:“终于喝到一杯热的了,昨晚那旅馆就一张床,不要说热水,热水器都没有!”

听到这句话,松本润冷不丁冒了一句:“那学长要去我公寓洗澡不?”

“啥?”樱井翔再次被这位学弟的话楞住了,心想“大清早邀请别人去自己的公寓,什么发展?”

话一出口,松本润有一刹那的后悔,但随后他换上了一副诚恳巴巴的样子望着樱井翔,

对上那双金毛一样诚恳的眼睛,樱井翔心跳加快了一拍,然后听见自己说了一句“好呀。”


评论
热度(25)

© 江九白不抽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