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常抽风,永远学不会佛系看剧看书,好胡思乱想。

分分秒秒3(JS/竹马)

感觉画风有点不受控制了,anyway我会尽力hold住,看官们有什么意见欢迎提出,我知道自己写得不够好,但是我希望有所进步。

这章霸道jun上线,竹马又有什么事了?

前文点tag

(食堂)

都说食堂是一所学校的良心,对于这句话樱井翔万分认同。此刻他正艰难的咽着又油又咸的荞麦面,心理痴想着有人能拯救他于此,因为要到月末了穷呀,点不起外卖下午还要踢足球。向利达求助,利达说“这味挺不错的呀!”向二宫和也卖乖,柴犬一副我钱如我命的紧张样,扶额摇头的翔宝宝心里苦呀。这时一个抱着篮球浑身散发着青春荷尔蒙的茶色头发男生笑着向他们三走来,“你好,我能和你们拼个桌吗?”

“对不起,不行。”二宫和也冷冷地回道,

“可是,你们这六人桌就坐了3个人呀?”男生依然笑着不急不忙。

“相叶雅纪,你听不懂话是吧。”二宫和也冷笑道,

“什么?”

“诶?nino认识?”

大野智和樱井翔都对这个事态发展有点吃惊,这两人认识然后关系不好?

“你们好,我叫相叶雅纪,以前是nino的邻居。”茶发男孩说道,

樱井翔迅速在脑中搜索着相关信息,二宫和也高中搬到他家旁,据说以前一直住在千叶,也就是说这是他前邻居?不!什么前不前的,樱井翔白了自己一眼。

“你好,大野智,nino室友。”利达完全意识不到某个低气压,fufu地笑着,

“够了,相叶雅纪这桌不欢迎你。”

“是你不欢迎我吧,为什么?都5年了,你还记恨我?”

“哼,自作多情。吃饱了,先走了。”宫二和也端起餐盘不理会两室友疑惑地眼神,也无视相叶雅纪有点低落的眼神,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哪个,不好意思,你坐。”樱井翔最先反应过来,打着圆场道,

但相叶雅纪笑着摇摇头离开了。

正当,樱井翔深吸一口气准备暂时放下nino的事继续与午饭斗争时,耳畔突然传来一群女生的低声尖叫,然后抬头就看见身着黑色普拉达风衣的松本润朝他微笑着。

“樱井学长,你介意和我一起去桃太郎吃顿饭吗。”

樱井翔看对上那双仿佛有星辰大海的眸子,还没来得及经大脑处理就脱口而出

“好啊!”

然后恍恍惚惚地就跟着松本润出了食堂,留下大野智一头雾水,想着“今天我应该遇见了一个假nino和假sho酱。”

 

(桃太郎店内)

樱井翔直到喝了一口烫舌大麦茶才回过神,自己好像迷迷糊糊和松本润聊着关于食堂好难吃的话题就来到了这里,好像哪里不对?正当樱井翔思考着最重要为什么他要同意邀请之前,松本润开口了,“樱井桑你要吃点什么?”

“额,额。。。”

“那就冷面吧,也是荞麦面做的,但是不腻很爽口。”松本润认真看着菜单道,丝毫没有协商的语气。

“行。”

“那樱井桑想喝点什么?”松本润依旧翻看着菜单头也不抬。

“这个,额。。。”

“那就一瓶清酒吧。”

“哈?”在樱井翔还没开口问出“你满了20?”这句话时,松本润已将菜单递了出去。

“樱井桑快21了吧,喝点酒没什么吧,何况是清酒了。”

原本应是疑问语气的句子,在樱井翔看到似笑非笑的人后,想着这一定是陈述句。

两人彼此客套几句后,便无言,即便吃饭时也是公事公办地说着“好吃或者不错。”直到樱井翔将一整瓶清酒下肚后,他冷不丁来了一句,“我觉得,今天松本桑和上次我见到的好不一样。”

“是吗?”松本润饶有兴趣地盯着有点兴奋地樱井翔。

“当然,给人一种压迫感。”

“哦?你上次你见我是什么感觉。”

“蠢萌,蠢萌的。”

对上松本润打趣般调高的眉毛,樱井翔马上补一句道,“不是说你蠢,而是说你可爱。不,也不大对,算了,你别介意。”

松本润玩弄着中指的宝格丽白金戒指,不经意地问道,“那樱井桑喜欢那种类型的呢?”

虽然酒劲有点上头,但是樱井翔还是察觉出了这句话的问题,说道,“什么叫我喜欢那种类型?”

松本润微微一皱眉,马上换上一张明星叫人难以抵抗的笑颜道,“没什么,记住这个问题就行。”

该死的压迫感,樱井翔想着,但想归想还是顺从地点了头。

似乎读懂了樱井翔脸上的每一处的细微变动,松本润给樱井翔倒上一杯热度适中的大麦茶,对上对方圆鼓鼓的腮帮子,温柔地说道,“那不算什么压迫感,只是我很多时候希望能掌控身边所有事。”

樱井翔瘪了瘪嘴,似乎在脑内进行了一场快速的思索,

“可是,这是不切实际的,因为人连自己的行为都很难掌控,就像我完全不知为什么我为什么要跟你来吃饭。”

松本润被认真的樱井翔,逗笑了,

“是吗,我就随口一说,别在意。再说,和我来吃饭需要什么特别原因吗?”

“那倒不是,只是我觉得大家都不怎么熟。。。”

感受到松本润无形释放出的压迫感,不!掌控力,樱井翔闭上了嘴。

松本润脸上闪过一丝幽怨,然后轻笑着,深深地盯着樱井翔,说道,“一回儿生,二回熟,这是我们正式认识后的第二次,你觉得呢。”

樱井翔有点不好意思道,“哎呀,当然啦。”

松本润似乎有点不满樱井翔敷衍的态度,温柔的用手搬过樱井翔倒向旁侧的下巴,

“翔桑,我们是朋友吧。”

有点受惊的仓鼠,点点头。

“但是,翔桑,我要的不止于此。”

 

(樱井翔寝室里)

二宫和也拿着psv已经不知道发了多久的呆了,每次打游戏时,耳边总会不自觉想起各种语调的,欣喜的,伤心的,深情的,埋怨的但却是同一个声音的“nino”。二宫和也觉得自己有些过火了,这么久的事,过了就不要再在乎了呀。

 

(相叶雅纪寝室里)

相叶雅纪拿着一张有点破旧的照片,上面是两个十三十四的少年,一个一脸冷漠一个笑得像朵向日葵。相叶雅纪随着这张照片想起什么开心的事,笑了一起,但一会儿又想起来什么不开心的事,咬紧了牙关。最后他轻轻地说道,“小和我永远想的,都不单单是和你打好关系呀。”

这时,敲门声响起,“你好,请问是相叶雅纪吗?我是大野智。”


评论
热度(22)

© 江九白不抽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