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常抽风,永远学不会佛系看剧看书,好胡思乱想。

分分秒秒4(竹马/JS)

这章润润没有出来,却无辜中枪,过渡章也是有必要的,真的欢迎留言。

(前篇请走标签)


“请进吧”相叶雅纪迅速将照片插进一本字典里。

“对不起打扰了。”大野智不好意思地笑笑,

“没事儿,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啦,就是想和你聊聊nino,我和他还有樱井翔从高中就认识了,这么久还没看见过他这么狼狈的样子,这个家伙总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哦,除了有人找他借钱借psv的时候。”大野智笑眯了眼睛。

“是吗。”相叶雅纪有点敷衍道,

“我知道,这样有点突兀,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你和nino之间发生了什么。Nino很少喝醉酒,我只见过一次,就在高一我遇见他的第一个平安夜里。他喝醉了,一边笑说着‘没有那个笨蛋,平安夜也不会有一点改变’一边擦着眼泪。我问他笨蛋是谁,他轻笑着说‘一个叫相叶雅纪的混蛋’。那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听见他提过这个名字,直到中午你自我介绍的时候。”

听完大野智的话,相叶雅纪有点苦涩的笑了,说:“平安夜那天是我的生日,从我和小和认识那天起,每个平安夜我们都是一起过的,他一边骂着我笨蛋,一边说着生日礼物什么的最麻烦了,一边偷偷的把礼物放在不显眼的地方。”

“那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后来你们闹掰了?”大野智对上有些泛红的双眼,心中有点难受,

“告诉你呢?又能怎样了。”一声轻笑。

 

(樱井翔寝室里)

“nino!你没事儿吧。”樱井翔一进屋就看见二宫和也蜷缩在床上,psv亮着over躺在一旁,听见一个有些着急的声音,二宫和也转身对上了有些焦虑的大眼睛,轻轻拉起嘴边的一个弧度,“没事儿,sho酱利达没和你一起回来吗。”

“那个,没有啦,中途我先走了。”樱井翔似乎想起了什么有点脸红了,对!脸红了,这一点并没有逃过无精打采的二宫和也之眼,

“sho酱,怎么了?你去哪了。”

“中途松本润来找我吃饭,所以我就先走了,我没有故意丢下利达,只是食堂的荞麦面太难吃了。”

话刚说到一半,樱井翔就发现二宫和也脸色有点异样。

“怎么了吗?”

“你就不能让我省一下心吗,什么人呀,说走就跟着走。”

“nino,我又不是小学生了,什么好担心的呀,再说松本桑就是想交个朋友而已。”樱井翔辩解道,没有注意二宫和也有点飘忽的眼神,

“而且,松本桑是真心想给我作个朋友吧。。。”说起这一句话,樱井翔声音渐渐低了下来,因为他想起了松本润在店里对他说的“不止于此”了,记得当时说完,他就马上道谢,然后一路小跑回了寝室。察觉出樱井翔的怪异,二宫和也眼神犀利地盯着樱井翔,说道:“sho酱,告诉我,松本润仅仅是想和你做朋友吗?”

这下樱井翔眼里闪过一丝迷茫,但马上嬉笑道“当然了,要不然了。”

没有揭穿樱井翔的敷衍,二宫和也笑笑说,“sho酱,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嗯”

“以前有小男孩n不喜欢与人交流,整天一个人沉溺于自己的世界中。有一天,他遇见一个特别活泼的小男孩a,对方整天围着他转,想和他做朋友,由于小男孩a太烦人,于是两人成了朋友,打打闹闹了过来一年又一年。然后有一天男孩n的父亲由于被人揭发贪污进了监狱,男孩n也更加被其他人孤立嘲笑,而男孩a这时候并没有出现。男孩n的母亲决定搬到其他地方去了,当天男孩n跑到了男孩a的家门前,这时他听见屋内有人在说话,‘相叶先生真是了不起,这么潜伏多年的贪官都被你揪出来了。’说话的人一副讨好的样子,‘那里,这都是我儿子雅纪的功劳,别看年纪小,但很多证据都是他去那贪官家里发现的。’‘哦?令郎这么小就深入敌营了。’三份恭维7分打趣,‘当然,他还和对方那个举止怪异讨厌人的小孩做了朋友,难为他了,要不是这样他也不能长期自由出入二宫家嘛’后面又是一串怎样的恭维,男孩n记不清,他只是飞快的跑回了家,他只想离开那个地方再也不想见到a了。因为他把a当做他在哪里唯一的好朋友,而他的好朋友却仅仅想算计他,他不在乎父亲是否罪有应得,只在乎a欺骗了他。”

二宫和也讲完眼眶已经红了,樱井翔以前听二宫提起过自己有一个坐牢的父亲,所以也就猜到谁是n谁是a了。樱井翔伸出胳膊一下抱住了陷入回忆中的二宫和也,安抚地说道,“没事儿了,至少现在他有两个好朋友,两个愿意永远被他坑被他骂的朋友。”

樱井翔感觉到怀抱中的人颤动了一下,然后二宫和也挣脱开了他的怀抱,恢复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道,

“sho酱,你咋不懂我的意图了。我是说,像那种和你感觉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突然向你献殷勤,突然要你和他做朋友的,需要小心呀,不要被卖了还帮着数钱。”

樱井翔这下突然有点哭笑不得道,“nino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呀。我家两老师,要钱没钱,要权没权,有什么好图谋的。”

二宫和也一挑眉,“算了,你这么大个人了。利达去哪儿了呀。”

樱井翔一耸肩,表示不知道呀。

 

评论(1)
热度(14)

© 江九白不抽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