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常抽风,永远学不会佛系看剧看书,好胡思乱想。

分分秒秒5(润翔)

本来想大结局的,因为这个系列写得小丧气,但是写着感觉还不错,就又多了。本章主js,竹马打酱油,味道应该是甜甜的吧。


“利达你回来了呀。”樱井翔一转身就看见了推门而入的大野智顶着有点发红的眼眶,

“大叔,你这是怎么了呀。”二宫和也不留情的吐槽道。

“nino对不起。”

“哈?”

樱井翔和二宫和也被这突如其来的道歉弄得不知所措。

“我去找了相叶雅纪。”

“你什么!”

樱井翔一把按住要炸毛的柴犬,大野智咬咬嘴唇,仿佛下定决心道,

“nino你知道你中午的样子像什么吗?就像我们三第一次在一起过平安夜的那一晚。”

正冲过质问大野智的二宫和也一下停住了脚步,他自己不记得那一晚了,只是像梦一样隐隐心中作痛。而一旁的樱井翔更是摸不着头,因为那一晚他先走了。

“那一晚,翔君先走了,然后你就把剩下的酒都喝完了,像一只淋湿了毛被遗弃的柴犬,失落伤心而又不甘。你知道吗,那是这么多年来你唯一一次这样,除了今天中午。我很想知道为什么,所以我去找了相叶雅纪。”

“知道了又怎么样,你打了他一顿。”

二宫和也仿佛自嘲一样说道,

“利达,过去的事就别提了,没意义。”

“如果过去了,当然没事。但是,nino你不要自欺欺人了,你想去无视它,但是它就像一根扎在心头的刺,时不时依旧会隐隐作痛的,对吗?”

二宫和也对上大野智凛冽而又关心的目光,微微一笑道,

“当然不对哟,现在我只是单纯看他不爽而已,我不知道你他怎么给你讲,但是这种人我有必要给他好脸色吗。”

“他告诉我,他和你父亲被抓有关系。”大野智冷静地陈述道。

在一旁的樱井翔,脑内快速的运转着,分析着。

“nino,那个相叶雅纪就是你说的少年A?”樱井翔试探着问道,

“恩。所以说你不要傻傻被那个松本润给骗了。”

“关我什么事嘛。”樱井翔嘟哝了一句,

“我觉得nino你和aiba桑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而且你对他偏见太大了吧,和着他不好,身边人也都是一样吗?”大野智皱皱眉语重心长的说道,

二宫和也和樱井翔这下都有点纳闷,

“我没说他身边的人都是坏人呀。”

“那你为什么说松本桑是个骗子。”

“等等,”二宫和也明白了什么道,“你说松本润认识相叶雅纪?”

“对呀,他们就像我们三个是从高中一起玩到大学的朋友呀。”

牙白,樱井翔心中想着。

“樱井翔,你给听着,不准再和那个松本润有什么关系了,今天的事一定是有预谋的。”

二宫和也愤愤而道,

“利达,你瞎搅和什么呀。”

听着自己的抱怨,樱井翔自己也不懂为什么会失落,明明的确这件事不正常,相叶雅纪把nino一气走,松本润就来了。可是即便如此,他现在依然像个恋爱中被父母禁足的女生,失落不甘,“哎呀,我在想些什么呀。”樱井翔努力摆摆头,试图驱散这些想法。

 

(相叶雅纪寝室内)

松本润坐在相叶雅纪床上,大爷似的翘着二郎腿,一旁相叶雅纪望着窗外默不作声。这个状态从大野智走时发现门外听墙角的松本润,并把他请进来后持续到现在。

“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

“你为什么要瞒着我。”

两人的声音同时在屋内响起,松本润低下头揉了揉眉说道,

“我没有其他意思,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想说的事,只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说,对不起。”

相叶雅纪看着松本润,一点也没有了霸道总裁样,就像第一次在那所贵族高中见着他一样,和那些官二代富三代不同的,紧张腼腆小心翼翼。

“润,我知道。我也并抱歉没告诉你,因为我觉得过去了,就没什么必要再提起了。只是当我知道你要追樱井翔,而小和恰好在他身旁,我忍不住去想他,想告诉他对不起,想告诉他我是真心的。”相叶雅纪苦笑着,仿佛这样泪就不会流出了。

“masaki,你不是常常鼓励我要直白点吗,你自已也要呀。”

松本润笑着像个小包子似的说着。

 

(图书馆内)

樱井翔看着写满满密密麻麻的教材书,眼睛有点花,重点是肚子有点饿,距离上次那顿丰盛的午餐已经过去了3天,这三天就像以前千篇一律的随便那一天一样,仿佛那句“那句不止于此”只是梦中的一句呓语而已,着想着肚子仿佛更饿了。收书,转身,“然后去食堂”这样想着,但是转身而对是,那张一起无数女生尖叫的脸。

“松本桑。”樱井翔木讷地点头打着招呼,

不同于有点吃惊的仓鼠,松本润笑弯了眼,像习以为常似的说道。

“饿了吗?”

“还好。”

“准备去食堂?”

“恩。”

“和我一起吃饭去,好吗?”

“可以。”

“在我的公寓里哟。”

“哈?”

“嘘,图书馆里禁止喧哗。”

说完,一把拉着有点懵的仓鼠走出了图书馆。

“停!”

一出图书馆,樱井翔就挣脱开了松本润抓着的手,

“够了,你什么意思呀?”樱井翔有点点恼怒,

“我没什么意思,就想请你和我回家去吃趟饭。”

樱井翔,对上那双自信又霸道的眼睛,摇了摇头,转身离开。松本润,再次一把抓住樱井翔的手,

“放开。”

没反应。

“放开!”

此时周围已经聚集了许多窃窃私语或者两眼放光的女生们了,松本润一用力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有什么去车上说,好吗?不然明天就可以上校刊头条了。”

樱井翔想挣脱开,可对方丝毫没给他一点机会,他撇了松本润一眼,只收回一句。

“上车。”

在各路女生尖叫中,银白的奥迪rs7从她们身边驶过,划出了人们的视线。

“停车。”

银白的车身甩过一个弧线的身影,定格在了鲜有人过的榕树旁。樱井翔松开安全带,想要下车,却发现车门已经被锁死了。

“开门。”

“你先告诉我,怎么了。”松本润声音平静如常,

“是因为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吗。”声音依然冷静地发寒。

“不是,nino是叫我不要再和你有什么联系,但是这和他没关系。”樱井翔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抗拒,其实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是我怎么了吗?”松本润的声音有了一丝柔情。

樱井翔再次望上那双时而霸道时而深情的眼睛,却什么也发现不了,有点叹气道,

“不是,只是我不清楚你是想和我交朋友?还是为什么。又或者为什么想和我做朋友。”

松本润,偏过脸看着无人来往落满秋叶的大道,

“我不想和和你交朋友。”

樱井翔皱了皱了眉头,

“或者说我不仅仅想和你做朋友。”

樱井翔皱紧了眉头,松本润猛地转过头,无视了樱井翔疑惑焦虑的眼,直接对上了樱井翔微微张开的嘴。感受到覆上嘴的温柔与暖度,樱井翔大脑空白了两秒,然后一下推开了意犹未尽的松本润,纠结着是要骂他还是打他的时,被推开的人先发言了,

“我喜欢你。”

樱井翔觉得脑内CPU运转不灵了,

“不,我爱你。”

樱井翔觉得自己脑内的CPU要报废了,

“我的爱容不得你拒绝,这是八年前你自己惹的祸。”

樱井翔觉得自己脑内CPU一定是炸了,

因为下一秒,松本润再次吻了过来,但这次樱井翔感受到的不仅仅是暖度更是那人一管不容拒绝的霸道,他感觉道一根灵巧的舌头钻入了它的嘴中,肆意地搜刮着属于他的每一丝空气与味道,他觉得自己要缺氧了,像沙漠中干涸的人,有些绝望的回吻了紧紧搂住他的人,仿佛要将对方掠夺过氧气再抢回来。这场博弈,待双方都面红耳赤时才结束。激烈场面后,恢复了平静,或者有些尴尬的安静。最后还是樱井翔开口了,

“你说八年前的祸怎么回事儿?”

松本润有些宠溺地咂咂嘴,

“你还真是忘干净了呀?”


评论
热度(16)

© 江九白不抽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