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常抽风,永远学不会佛系看剧看书,好胡思乱想。

纷纷秒秒6(完)(JS)

好啦,也算更完了,虽然一路写得漂乎不定,但最后一章我觉得还是圆满了,辛苦每一位听我讲这个有点生涩故事的观众了。本章纯JS,其他问题或许以后如果有番外会解决的。后半章建议以 类似爱情 为bgm。

(八年前)
山兰孤儿院
“jun酱,不要这么高冷哟,要和其他小朋友玩哟。”
水岛小姐看着皱紧眉头的松本润,无力地说道。这是已经快成为她的日常任务了,自从一周前这位有点小卷,小脸白嘟嘟的孩子来到这里。
“jun酱,今天有帝京高中的大哥哥姐姐们来玩哦,你快去吃了早饭哟。”
水岛小姐脸上的笑容都还没松下,包子松本润就一留烟跑走了,水岛小姐无奈扶额呀。

坐在花园角落的一棵大榕树下的包子松本润,看着听见大巴声而飞奔去大厅的小孩子们,心中没有任何波动,他不知道为什么遇见陌生人会让那群小孩子这么开心,他这几天遇见了太多的陌生人了,有的告诉他父母过世了,有的告诉他要从家里搬出去了,还有的告诉他要听话不然会挨打。总之他讨厌这些人,他只想要自己的爸爸妈妈,想要回到他的三口之家。包子松本润面无表情地数着一片片落地的黄叶,这时他听到有脚步声接近。抬头,对上了一双圆鼓鼓,清明透亮的眸子,还有仓鼠般蠢萌的笑容,。
“你好,我叫樱井翔。”
包子润,木讷地点一点头。
“你为什么在这里了?院长说全部小朋友都去迎接帝京高中的哥哥姐姐们了。”
包子润莫然地看着面前和他差不多大的人,说:“那你还在这儿?”
豆丁翔扑哧一笑,“我不是这儿的人,我爸爸是帝京高中的老师,我跟他来的。你呢?”
“我父母出车祸死了,所以我被送到了这里。”
没有感情,甚至有丝冷傲的声音。
包子润以为对方会离去,或者问爷爷奶奶去哪儿之类他被问了无数次的无聊问题,可是豆丁翔点了点头,说:
“你在数地上的叶子吗?”
“嗯?”
“嘛,你也太无聊了。你知道吗?今天那些哥哥姐姐们带了西街的章鱼烧,超好吃的,我才吃了四个爸爸就不准我吃了,怕我把你们的都吃了。”
包子润没有再板着脸,挑了一下眉,但也没有过多表示。
“你不行啊,等着。”
包子润有些疑惑地看着,豆丁翔跑远的身影,然后继续埋头。
“嘿!”
“你要干什么!”
被突然出现的豆丁翔吓了一跳包子润有些生气地说道。
“gome。”豆丁翔眨吧眨吧无辜的大眼睛,把手中的端着的章鱼烧递了出去。
包子润看了一眼,准备转身离去,却被樱井翔一把抓住。
“我不管,你必须吃一口,没有选择。”
“为什么?”
“因为我去拿前,你没有阻止我。”
“你要拿关我什么事。”
“我不管,这就是你的锅。”
“放手。”
“不放。”
包子润猛地一抽手,
“我的章鱼烧!”
看见掉落草坪的章鱼烧,豆丁翔有点生气地瞪了包子润一眼,然后迅速地拣了起来,转身跑开了。
豆丁翔离开了,包子润却数不下去了,这似乎是他得知父母死后心绪的第二次大起伏。豆丁翔跑走时那有点愤怒而又伤心的表情让他心烦意乱,因为那就像知道要来孤儿院时的自己。想着包子润跑向了,刚刚豆丁翔离开的方向。

大厅里,人头攒动,一群人为无聊的事而笑着又为无意义的事而道歉着,人都不在了,对不起有用吗。豆丁翔嘟着嘴,拉耸着眉毛,坐在不起眼的角落,身旁放着刚刚掉落地上的章鱼烧。包子润走了过去。
“你疯了呀,这个掉地上了!”
看见一把夹着章鱼烧就往嘴里送的包子润,豆丁翔惊乎道。而松本润依旧不为所动,吃完了全部。
“好吃,谢谢你。”
豆丁看着冲他微笑的人,一时疑惑了,怎么变卦这么快。
“没什么。”
“我叫松本润,再见。”
“呢,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吃吗?”
“不是为了给我尝尝吗?”
“嘛,这是一个原因。”
“还有?”
“我可是带了8个,不该一人一半吗?”
“哈?”
包子润看见樱井翔可怜巴巴像被主人饿食般的眼神,豆丁翔看着松本润有点3分疑惑3分玩味4分囧迫的表情,两人不约而同道:“对不起。”
“对不起,吃了你的那一份。”
“不不,你都吃的掉地上的了,我才对不起。”
包子润看见的不好意思地下头的豆丁翔,小心翼翼地说道:
“你是因为自己想吃才去端的吗?”
豆丁翔猛地摇着头,
“当然不是!我是看你好像不怎么开心才去拿的,因为我吃的东西时一般都很开心。”
看着对面人诚恳地颜色,包子润轻轻笑了笑,
“为什么你觉得,让你开心的事,也能让我开心了。”
豆丁翔挠了挠头发,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那是我所能想到与开心相关的方法了。”
“嗯。”
看见转身离开的包子润,豆丁翔再次拉住了他。
“我觉得你很酷诶。”
“诶?”
“你很酷啊,但不是因为你拉着一张脸,而是你没有像其他孩子一样听话做事,即便是数树叶这样无聊的事也是自己决定的。”
看见被表扬的人,有点疑惑有点害羞,豆丁翔笑弯了眼,说,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烦恼,但是我觉得你不应该,因为你很特别,即便不清楚该做什么,也不会跟着人的话走。”
“谢谢。我能问个问题吗?”
“什么?”
“你是觉得自己很差劲吗?”
“当然不是!”
看见矢口否认地豆丁翔,包子润再次挑了挑眉。
“sho酱,走了!”一个混厚的男音传来。
“我可是全班第一,还是班长。”急急忙忙说完,豆丁翔就跑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包子润那一声不屑又温柔的嘲笑了。

(八年后)
车内
“你说我忘了什么?”樱井翔微喘着问道。
松本润对上那双如月光石般,透澈温婉的眸子,加重了嘴角的微笑,然后深深地吻了上去。这话吻不霸道,也不小心翼翼,而是绵长深情,即便不想回应的樱井翔也忍不住陷入了其中。松本润放开樱井翔,挑了一下眉,笑道:
“和我回家吧,我做了章鱼烧,绝不比西街的差。”
樱井翔看见面前的人,突然觉得脑中有什么在自动查找着。
“我准备了8个,一人一半好吗?”
松本润边发动车,边说道。
“慢着!”
樱井翔拉住了松本润,空气仿佛停掉了几秒,
“我知道你是谁了,但是够了。”说完就准备下车,
松本润纳闷着搬过樱井翔的肩膀,微微皱着眉道,
“你一点都的不酷,这么久了还是一样。”
“对不起,我要下车。”
樱井翔低头道。
“sho桑,你能给我个机会吗,不要说没感觉。你是害怕被旁人评价,还是习惯了听别人的话,做邻居家的孩子?”
樱井翔不禁意的轻轻颤抖着,松本润温柔的将这迟疑的人拥入怀中,说道:
“我不管,这是你的锅,我第上次请你吃饭,你没拒绝。”
闻言樱井翔轻轻推开了松本润,说道:
“或许你没错,我有感觉,但是我不知道是爱还是向第一次见到你,只是觉得你很酷。”
松本润微微一笑,随即又一本正经的看着樱井翔,道:
“给我一次机会吧,或许我和你都有一样的心情,但是你不觉得那是爱情。可是我看见你时心中微妙的反应,时不时忽然想起你,都让我觉得那是爱情。”
“对不起。”
松本润皱了皱眉,
“不要放弃行不行,相信自己,相信我。就像你相信我会吃章鱼烧一样。”
松本润发现樱井翔眼中有什么在闪耀着,
“sho酱,你知道吗,在你说我酷前,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差劲,而你说了,而我信了,现在不是整个学院甚至学校都是我的t太吗,谢谢你。所以,我说一句,这是一种类似爱情的东西,并不是也许,你能相信吗。”
话音刚落,樱井翔主动吻上了还未闭合的双唇。
“我说过,我才不差劲了。”
樱井翔在松本润耳边呼气道。
“我爱你。”

评论
热度(13)

© 江九白不抽煙 | Powered by LOFTER